风雨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妃医天下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八百章打了她的胎儿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主神崛起回乡小农民这个宇宙是喵的!全球之英雄联盟大数据世界九星游戏四万年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捕头办案多年,当然知道这其中有内情,正欲严查的时候。却收到一封信。    他看了这封没有任何大印却署名为摄政王的信,心里久久不能平息。是真的?还是假的?    捕头和知府商量了许久,又招来师爷,钻研了一晚上。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把这些人当做小贼看待,因为。确实是人赃并获,确实有苦主告了上来,来日就算知道这封信不是摄政王写的,也说得过去。可若真是摄政王写的。那么。可就是立下了大功了。    捕头按照信中交代的那样,对这些人都上了刑,至于那八岁小孩。虽没上刑,却也足足饿了两天才给一口水。    然后,不断地提审。要他们画押认罪。    七皇子虽震怒至极,却也始终想不明白慕容桀是如何逃走的。他的伤势很重,且又中毒无法提气。这毒,总不会无缘无故地解掉。    后来,胡大咿咿呀呀地比划,他才知道,慕容桀有可能真的有自身解毒的能力,这种人一般内力高深,    且说子安被带走,经过栾城之后用了水路,然后在肇州借宿一宿,继续沿着水路而下。    但是,她却变得十分磨叽,一会儿要吃这个,一会儿要吃那个,一会儿又嫌弃衣裳不好看,要再购置一些,尤其在肇州的时候,经过大街小巷,闹着吃不了不少零嘴儿,且一吃便吃很多,弄得好几个摊主和卖糖葫芦的对她印象深刻。    南怀王一直忍着她,是因为知道无人会从这里追上来,在他认为,夏子安的拖延和故意留下线索,只是跳梁小丑的所为。    在肇州上船的时候,她一不小心,便把绿衣推下了水,弄得码头上的人瞧着觉得无比的惊险。    这一路,他其实知道自己穷途末路,因为,他问了商丘好几次,关于他帝星的事情,但是商丘都沉默不语。    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若真要死,也得把该死之人全部杀了。    子安在上船之后,就显得安分许多,没有像在岸上那样闹腾。    南怀王不差钱,雇的船是官家贵人出游的游船,很精致,也十分豪华。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在岸上的时候,吃得太多,也吃得太杂,在上船之后,竟然肚子极不舒服,从没出现过的孕吐,在上船的那日开始,吐得是七荤八素。    而且,也开始吃不下了,船家做的做多的是鱼,但凡闻着点鱼行为,便开始反胃。    船家是夫妇一同上的船,还有两名船员,以为子安是南怀王的夫人,这天见子安着实吐得厉害,船家便跟南怀王道:“爷,不如,在梧州码头靠岸为夫人张罗点药吧,见她着实难受极了。”    南怀王站在船头,淡淡死回头瞧了一眼正在狂吐的子安,“不必了,继续往前,慢点儿便是。”    船家叹息道:“小人见过许多晕船的人,便不曾见过像夫人这般难受的,若爷信得过小人,小人这里有晕船的药,可以给夫人服下。”    “不必了。”南怀王口气有不容置疑的冷硬,他的心情并不好,若夏子安也不好,他就感觉好一些。    船家怔了一下,见他神情似有不悦,也不敢再说,他做营生多年,不是没过事的人,因此,便觉得这一次的客人,有些怪异。    子安没想到自己的孕吐会这么严重,且是忽然一下子袭来的,之前毫无征兆。    绿衣对她的痛苦是置若罔闻,反而有些厌恶,因为,她若吐脏了衣裳,她得帮忙收拾,王爷不许任何人接近她。    船家娘子也不行。    “你够了没有?”眼见子安又吐了,她实在是按捺不住,上前质问。    子安腹中痛楚,吐得胃也火辣辣的,哪里管得了绿衣的怒气?她瘫软在甲板上,强行忍住一波又一波的反胃和疼痛。    商丘走过来瞧了一下,蹙眉道:“绿衣,帮夫人收拾收拾。”    在人面前,他们都是叫子安夫人,而不敢叫王妃。    绿衣便知道得要她收拾,虽愤怒也不敢冲商丘发火,便下去取了一块毛巾,洗了一下上来帮她擦脸。    她用劲很大,几乎想要把子安的脸都搓掉一层皮,子安吃痛,死死地拽住她的手腕,指甲在她的手腕上划出了几道血痕,绿衣大怒,一巴掌便呼过去,只打得子安几乎昏死过去。    “绿衣!”商丘出言阻止,神色很是不悦。    绿衣端了端神色,道:“先生,她一路这样吐也不是办法,不如,把她腹中孩儿打掉。”    商丘神情一震,“你胡说八道什么?”    绿衣瞧了瞧站在船头的南怀王,南怀王也淡淡地瞟过来,绿衣便像是得到了暗示一般,道:“横竖如今已经是兵刃相见,何必做这等好人?且若她一路这样吐下去,反而会折了性命,于我们也是不利的。”    商丘看向南怀王,心里便知道这是他的意思,他是恨极了慕容桀和夏子安,这念头,怕是在上路的时候便有了。    只是,他却宁可跟绿衣说,也不与他说,证明他已经认定了自己离去是要背弃他。    他们大概也另有计划了,只是不叫他知道罢了。    他冷眼看着卷缩成一团的夏子安,之前她一直都很精神,忽然这两天就变成这样,怕是绿衣暗中做了手脚。    且绿衣之前对夏子安虽不算恭敬,但是伺候起来也是尽心的,前后态度相差这么大,总不能是没有原因。    绿衣道:“先生,您的主子是王爷。”    商丘转身,“是的,王爷决定怎么做,便怎么做吧,在下一概不过问。”    他走了几步,忽地,又转身径直往南怀王身边走去,拱手道:“王爷,若不伤夏子安,还有退路。”    南怀王眉目凝了寒意,深不可测,“本王宁死,也不要退路。”    “王爷,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先生,道不同不相为谋,等这一次先生助我夺回南国,以后,先生便过自己的逍遥日子去吧。”南怀王淡淡地道。    商丘眸色寂寂,拱手道:“在下盼着王爷能成功。”    这话,也是言不由衷了,因为他大概心里有数了。    只是,他却不能让王爷伤了夏子安。    因为,夏子安真出了什么事,慕容桀怕是半点情分都不会念了,死,不可怕,可就怕生不如死地活着,王爷却以为,最坏不过一死,焉知道,死有时候反而是幸福了。

相关小说:当末日女穿越暗黑文莫阿娇[古剑]每次渡完魂都要给“一只”擦口水穿越之兽人禄星枕上江山[综琼瑶]渣攻的悲情史兽人崛起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