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采红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69章 往事只能回味下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程意这句话正中周红红的雷区。她僵了,随即低头,闷闷不乐的,“军训晒的。”

    程意接过她的行李,看她的手臂也是一片黑。他拉她到最光处,伸手抬起她下巴,凑近看那黑脸,“让我瞧瞧。”

    她挣扎着闪躲,不敢与他直视。被他这么端详自己的丑态,她有一种强烈的自卑感。

    “别闹你。”他一手刮刮她脸颊,陈述道,“这也太黑了,非洲妹。”

    周红红被伤到了,猛然打他,“不要碰我!”

    他单手抱住她,撇嘴,“闹什么。”

    “嫌弃就别碰啊!”她踢他一脚。

    “我说事实,你自己照照镜子去。”

    周红红气得又去踢他。“你都不知道军训时候太阳多大,你个混蛋!”

    程意去拉她的手,看着她生气的模样,反而笑了,“黑就黑,我又没嫌弃,你耍什么性子。”

    她恨恨道,“我最讨厌你了。”亏她之前还期望他能说说好话。

    “口是心非。”他拖着她慢慢走出火车站。

    从县城回去永吉镇还要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三更半夜的也没有车,程意便说今晚在县城过。

    周红红和周妈妈报备了自己的平安,提起了过夜的事,她特别强调是和程意分房的。

    程意听及此话,横扫了周红红一眼。

    事实当然是两人同/房同/床。

    房间的灯光比站台亮堂,映衬之下,周红红更是黑得出奇。

    不过,程意已经没空去细看,他一关门就抱住她扯她的衣服。

    周红红经历了这一趟火车的奔波,灰头土脸的,抵抗道,“我要去洗澡。”

    “等会去。让我看看奶、子还白的不?”他掀起她的t恤,双手往她的山峰上握,然后快速卸下那内衣,手指往顶尖夹,甚是满意,“又白、又软。”

    她推开他,“我热死了,别粘过来。”

    他也不勉强,任她自己收拾衣物进了浴室。

    周红红在洗澡时候,程意则在翻床头柜的套/套,随便看完,他咒道,“居然都是小号的。”

    当机立断,他朝浴室喊道,“周红红,我出去买干、你的玩意儿,你给我等着。”

    “……”周红红在里面都不想应他。

    酒店内部就有个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程意进去翻看后,执起一盒。他正要去买单时,无意中见到有个五盒的体验套装,色彩缤纷,挺好看的,于是他又把那礼盒一并拿了。

    收银台的大妈有点被吓到,打量程意的目光诡异而暧-昧。这个时刻出来买这东西,都是急用的。只是这俊俏的小伙子需要的量也未免太惊人了。

    程意冷冷回视之。“结账。”

    大妈立即敛起惊叹,帮他收钱。

    程意再回到房间时,周红红正在吹头发。他邀功似的,把手里的套装盒扬了扬,“媳妇儿,你想先玩哪一个?”

    周红红转过头来,看到那盒子,恼羞成怒,“你……毛病!”

    “算算,我有将近一个月没弄、你了。”他哼笑,走过去扑她在床上,咬上她的唇,“媳妇儿,有想我没?”

    “谁会想你,臭不要脸。”她又挣扎,“我头发还没干。”

    “你真多事。”程意放开她,自己去拆套-套的包装,“周红红,你有本事就拖,拖到早上,我就干、你到晚上。”

    周红红原就疲惫,只想休息。待吹完头发,她关上风筒,软着口气,说道,“程意我今天很累。你看都四点多了,你就不能先让我好好睡个觉么。”

    他抬头看她困乏的双眼,停顿了片刻,“行。周红红,你就好好睡,睡醒了陪我。”

    她惊讶于他的好说话,倒没有和他再辩,直接倒头就睡,不到一分钟就已经进入梦乡,连择床的习惯都克服了。

    程意瞥了眼那散着的盒子,然后跟着躺下。他抱起周红红的身子,盯着她黑不溜秋的脸蛋,贴近亲了亲,手掌在她的腰、臀、揉啊揉。就这么几下,他不过瘾,又扯开她的睡衣衣领,窥视那里面暗藏的风光。那片白晃实在是诱、人,他禁不住低头去啃。

    周红红动都不动的,任由他在那上下其手。

    程意玩了一会就收手,他知道她真的非常疲劳,也就不再折腾。

    他揽紧她。他的媳妇儿,可算是回来了。

    ----

    周红红和程意过夜的机会少之又少。除了高考的那几天,别的时候,他都是把她弄完就走人。所以她这次醒来时,很茫然,呆呆地瞅着眼前的那具胸-膛。等到她回神后,她就微微仰头望他的脸。

    昨晚她看的不仔细,现在才发现,他也比一个月前黑了不少。但是他就是怎么都好看,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她的心理作用。

    她往他的怀里靠了过去,轻轻环住他的腰。她在学校时,无比的想念他。

    军训后,有个师兄参加了某个辩论比赛,当时因为班上的几个女生很迷他,就号召全体女生去当拉拉队。周红红听同学们讨论这个师兄的风光史,大概是属于白马王子类的。她当时站在台下,想的是,如果程意读书能够出息些,他肯定也是校草级的。

    在校园里看到小情侣们的来来往往时,她会很期待程意能来看望她。

    短短一个月,她就意识到,即使离开了永吉镇,她的心也还是在程意这里。

    程意正在浅睡状态,他感觉到怀里人儿的动静,更加搂紧她,半睡半醒之间,他按着她的腿向自己的下面碰。

    周红红差点以为他清醒了,可是见他仍然闭着眼,就明白他只是睡梦中的耍流氓。

    他蹭着蹭着,那根东西就立起来了。

    她察觉了后就瞪他的睡容,直想揪他的耳朵。

    程意不一会儿就醒了,身体的本、能比什么都来得急切。他睁眼看怀里的人,见她也醒了,就按耐不住了。“媳妇儿……”那声音还有睡醒的沙沉,可动作却已经不含糊。

    周红红反应不及,衣服就被他套了出来。

    程意扣住她的手腕,翻身压、上她。

    她脸上的黑和身上的白,形成了鲜明对比。他越看眸色越深,忍不住顶了几下她的腿,稍做缓劲。

    周红红感觉到那怒昂的热度,一时间竟不知要和他说什么,只是羞愤不已。

    此时也不用什么话语,程意直接行动。他俯身就咬上她的小山丘,开始还轻轻的,不一阵子,就仿若要吃了她似的,粗蛮得很。

    她缩了缩身子,呼吸渐渐起急。

    他的鼻息在她身上四处移走,印下占、有的记号。

    周红红软绵绵的,只是用着动、听的吟、声来回应他。

    程意跪坐起来,大分她的腿,如炬般盯着她的溪、谷。“媳妇儿,这里面……”他、戳、了一指进去,“真能把我弄死。”

    周红红不理会他的话,低哼着。

    他屈、起手指,在她的门口浅刮,引来她的一阵轻。随后,他就着她的这番迷、乱,挺、进那蚀、骨之处。

    他的驰骋,一如既往的蛮横。周红红被他幢得剧烈晃、动,唯有紧紧揪住他的手臂。

    她越揪,他越狠。到了后半截,整张大床都在咯吱作响。

    周红红都不知过了多少的颠chao。她在和程意厮杀,可是拼不过他的耐力。她被他翻来覆去的,最后又回到开始的姿、势。

    程意最喜欢的姿、势,就是他上她下,他可以看着她娇、羞而青涩地臣服于他,虽然此时周红红的脸被晒得很黑。

    周红红累极,几乎是求饶了,“程意哥……程意哥……”

    他啃了下她的耳垂。“再让我shuang多一会。”

    她搂住他的脖子,去吻他的唇,去蹭他的胸膛。

    程意望着她水、汪汪的模样,真是失了魂,扣住她的、臀,记记至底,最终迸放。

    ----

    周红红继续睡到下午,才算真的起床。她见程意生龙活虎的,唯恐他又要来一次。

    还好,他没有。

    程意把那些套-套都塞进周红红的行李袋。

    周红红气道,“你给我干嘛!”

    他淡淡说,“借你的袋子装装。”

    她又忍不住驳他,“买那么多,用到何年何月。”

    他斜看她,嘲弄般,“要不是你被、草一次就跟焉了似的,昨晚就能玩多几个。”

    “你懂不懂节制。”

    “我要不懂节制,你觉得你现在能站得起来?”

    周红红咬唇,不搭理他了。她其实也是酸、疼的,只是忍着而已。

    她起床后换了件白色t恤,程意有点惊异,“周红红,你的脸和衣服是反色。”

    “……”她还是不理他。

    他嬉笑着上前抓了抓她,“还好奶、子白。”

    她拍开他的手,“滚开。”

    “媳妇儿,你这确实大了啊。我这几天再给你搓搓。俗语说的好,diao粗、奶、大是一家。”

    “谁跟你一家,给我滚开。”

    “悍妇。”程意拎起行李,直接开门,懒洋洋一句,“媳妇儿,我们回家吧。”

    ----

    到家后,周红红就被程意缠得不行。过了两天,听二姨太说起,周红红才得知程意九月份报了驾校。

    周红红心里挺高兴的,她觉得程意终于想上进了。她不期望他有多大成就,但最起码要有份正经的工作,哪怕当司机。

    她看他也晒黑了不少,便煲了去暑气的汤,邀他过来喝。

    程意三大碗下了肚,才解释他不是要当司机。

    周红红愣了,“你学好这门技术,也可以找工作。”

    “没兴趣。”他吊儿郎当的,“过两年,咱们这就通高速了,以后甭去挤火车了,我开车送你去学校。”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那就以后再说么。”

    周红红有些失望,他似乎不想找工作。

    国庆假期完后,程意正好有个朋友去s市探亲戚,程意便带着周红红搭了顺风车。那时候还是走国道,行车时间不比火车短。但是私家车,怎么也比火车舒服。

    原本周红红不想让程意跟过来,只是他死皮赖脸的。

    他送完她后,又搭了火车返程,因为他要赶回去考长途。

    临走时,程意在喧闹的站台上亲她,“媳妇儿,我会让你过好日子的。”说话的态度还是那么漫不经心的。

    她听到这句话,紧紧抱住他,就哭了,哭到他上了火车,都还没止。

    很久很久以后,周红红才恍悟到,他当时是看她坐火车辛苦,所以才提起劲去学车的。

    程意就是那个程意。

    他嘴贱,他下-流,他爱周红红。

    作者有话要说:红红应该会开个定制吧…

    谢谢mm们的支持。

    ps:谢谢砸雷妹子

    焰娘扔了一颗地雷

    深深夏扔了一颗手榴弹

相关小说:相约到白头睡住不放紫薇星魂你是我心底的一首歌重生之极品强少邪魅校草的专属萝莉撞邪透尘瑶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