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帝国的黎明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章116 万舸此中来-2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屋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赵环的话,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这时的礼法远比后世宽松。贞节旌表尚未形成制度,上至皇家,下至黎民百姓,fu人再嫁十分常见。王安石曾因其子王雱夫fu不睦,做主将儿媳庞氏像嫁女儿一般嫁出,京师人称“王太祝生前嫁fu”。士大夫之族尚不以为耻,官府以人口繁衍为政绩,市井百姓更是如此。寡fu再嫁其实是一桩生意。家族或为谋侵夺死者的财产,或为再次收取彩礼,常常逼迫fu人再嫁,酿成许多人间惨剧。

    在这个时代,清流士人旌表贞节,某种程度支持了孤立无助的寡fu孤儿得以自立于这个惟利是图的世道。女子在丈夫死去后,在清议的支持下,得以守住一份或多或少的家产,抚养子女,维持生计。

    然而,若论守节,本朝公主已得风气之先,赵行德记忆所及,似乎除太祖朝之外,此后再没听说公主再嫁的事,即便没有子嗣,也为守节至死。公主xing情都十分柔顺,与唐代几成为两个极端。若驸马无德,甚至欺辱帝女,公主大多忍气吞声,哪怕郁郁而终,也一直为之遮掩。非但如此,因为佳婿难得,又不愿屈就,太祖朝以来数十位公主,竟有近一半是未嫁而卒。

    绿笼纱窗,寂寂无声,金炉香尽,昼正用。

    赵环愁绪萦心,正暗自饮泣。自从一顶轿子抬进武昌侯府以来,两个人从冷漠如霜,渐至言笑无忌,相处自然了许多,然而,却始终有一道隔阂横在中间,逾越不得。从前,她心房之内有一人陪伴,一个人住在寒冷的宫苑,终有一点温暖。而现在,当赵行德离去后,屋内的光线就好像一下黯淡下来。赵环纵有万般伤怀,也只能自己蕴蓄心中,不能对人诉说。

    见他站起身来,赵环也跟着站起来,强作欢颜,准备送他到书房。

    “殿下,既然已做了决定。那么”

    赵行德语气有些沉重,赵环黯然垂眸,睫毛微微颤抖,她担心他又说出什么让自己改嫁别人的话,她很想立刻就逃走,她也拼命地想捂住自己的耳朵,却还是清清楚楚地听见了他的话:“还是不要留在鄂州,今后就跟在行德身边吧。()”

    赵环浑浑噩噩的,一息之后方才回过神来,浑身一颤,她抬起头,只见他没有丝毫也开玩笑的样子,神情严肃地看着自己。“你?”赵环双臂攥着拳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赵行德,她的视线有些朦胧,不知是因为这一切太过虚幻,还是眼中又满盈了泪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说慌诓人?”她问话的有些颤抖,直到此时,脑海中还是一片空白,xiong口不断起伏,这一刻仿佛一年般漫长。虽然早已将夫君当成生命中唯一的男人,却从未奢望过幸福到来得如此突然。

    赵行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赵环泪涟涟的目光,刺痛着他的神经。

    “我对不起你们。”话音未落,香风扑面,赵环已扑入怀里,紧紧抱着他,热热的泪水浸透了衣襟。赵行德叹了口气,赵环抬起头,大大的,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赵行德,低声道:“你真的,真的不是骗我?”行德点点头,轻轻抚mo着她乌黑柔软的长发,让螓首靠在xiong前,感觉她的呼吸有烫人,饱满的jiao躯还在微微颤抖,鼻端一股淡淡的清香,让赵行德的呼吸也渐渐有些发烫。

    赵环脸颊散发着mi人的红晕,她幸福地抽泣着,睫毛上挂满了晶莹的泪水,然后幸福地闭着眼睛,呼吸也渐渐放缓,温暖的身躯渐渐软了下去,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好像躺在柔软的云中,心中却是踏实的感觉。

    “我会上书朝廷,带着殿下一同前往扬州船场赴任。”

    赵环低低“嗯”了一声,酡红的脸颊贴在他的xiong口,感受着说话时xiong腔的振动,觉得十分有趣。过了一会儿,她才低声道:“近支宗室不可以出京,皇兄和陈相会同意吗?”夜莺般婉转的声音带着一丝忧虑。“他们会同意的。”赵行德冷笑了一声,叹息道:“近世板dang,所谓祖制还剩下多少呢?”

    环低声答应。她闭上眼睛,隔着衣物,感受他温暖有力的手臂。

    她毫不怀疑,这双手臂抱紧了自己,就再不会抛弃。从今以后,她就是他的人了。“夫君就要和我圆房了吗?”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个羞人的念头,她的脸颊忽然变得发烫,从粉nen的耳垂到雪白的脖颈,一片片红晕如涟漪般dang漾开来。虽然早已认定了夫君时是这辈子唯一的男人,但到了这时,赵环心中只乱慌慌的一片,眼中mi茫着水se羞意,别有一种动人心魄的妩媚。

    “我且去准备上书,筹建水师,也事情还要办理。”

    感受他宽厚的xiong腔一阵振动,赵环心头松了口一气。还好,可是,心头又涌起一阵幽怨。目送离开,他的背影,怎么看都有些匆匆逃走的样子。联想刚才剧烈的心跳,粗重的呼吸声,赵环脸浮现一团红晕,心头幽怨化作羞涩中夹杂着一丝甜mi。

    赵行德确实是“逃走”的,虽然做了决定,但在见到李若雪之前,他不愿再做逾矩之事。回到书房,他按照往常那样摆开笔墨纸砚,先闭目静气敛神,再睁开双眼时,腹中火气已经消退无踪影。但这一次,赵行德没有立刻奋笔疾书,反而站起身来,踱步走到一人高的铜镜之前,冷冷地看着镜中的人影。这面铜镜还是他搬进书房后,赵环为了方便他生活起居,特意让婢仆搬进来的。

    镜中人身形魁梧,身穿一袭紫袍,腰系锦带,挂着几个荷包,足踏厚底靴,无论衣着、样貌还是神采,都和其他的大臣没有多大区别。“庄周梦蝶,抑或蝶梦庄周?”他脸se疑huo自言自语,镜中人也脸se疑huo地自言自语。赵行德苦笑一声,镜中人也苦笑了一声。他面se严峻地盯着自己,仿佛老师用最严厉的目光审视着一个犯了错误的学生。然而,和影子作战是没有结果的。他抛开一些困中平生一股豪气。“事在人为,只要我还活着。”

    从夏国使者冯延纶来访,赵行德判断自己与外界的联系已经不受限制。

    虽然他曾经在西海上为芦眉国驱逐海盗,打过几场小规模的接舷战,但统领一支上百条海船组成的庞大水师,对于赵行德还是个几乎陌生的领域。他一边思索,一边在提笔在纸上写下了需要招揽的一些专门人才,如水手、船上炮长,谙熟海路的商人、会说蛮语的通事。向兵部要马援、刘文谷等人后,赵行德犹豫了一瞬,又添上东南大营拒绝平乱的冯澯等几个军官的名字,就凭这股魄力,与其让朝廷胡乱惩罚他们,不如自己带去南海好了。

    陆明宇、罗闲十、邓元觉等将,留守经营河南、京东路的屯恳事业,三镇控制着二十余州府,近千万户口。京东路既是北伐的基地,也是巡海水师的巩固的后方。巡海水师壮大以后,将来可从登莱出海,出奇兵在辽国境内登陆,攻打辽军防线的背后。

    掺照横海军和镇**的经验,海船上的人员,可分为水手队、炮手队和陷阵队,其中,陷阵队类似于牙兵,既是甲板上接舷战的主力,也是上岸攻打敌军的主力。岳韩都是当世名将,他们编练部属的方法相同,赵行德决定先萧规曹随。船场即将试制铁骨旋橹船,战斗中如果没有风的话,这个差事就由水手队来做,赵行德已经能够想象到这些人愁眉苦脸的样子。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若非船上没有多余的舱位,他真想招募一批江上的纤夫来做这种苦力活。

    分别给河南诸将写了几封简单的信之后,赵行德又给夏国朝廷写了一封书信,禀报了自己的近况后,赵行德想起据冯延纶所说,夏国已决定按照河中的模式,在洛阳、房州推行赎买均田法。河南州县虽然满目疮痍,但地主大多逃亡,赵行德收复河南后也是直接把土地分给屯垦百姓,将来反而没有这个麻烦。

    赵行德感到一丝隐忧,但就目前来说,还为时尚早。他伏案从早晨一直忙到傍晚时分,中间只吃了些赵环亲自送来的茶点,终于将必要的书信全数写好,交给了职方司的军官,让他代为寄送出去。果然,对这个奇怪的请求,对方竟爽快地答应了,又仿佛不经意间提醒,武昌后在府中呆得烦闷的话,可以在鄂州城中转转,听他的口气,这似乎理所当然的事情。

    目送军官离去的背影,赵行德惬意地伸了个懒腰,他抬头看着天空,落ri在西边洒下万道金光,而东边的天际已经升起一轮白se的弯月。袅袅炊烟从鄂州城各处升起,这是个绝大多数人维持ri出而作、ri落而息的传统的时代,傍晚,是一个令人感到安详而平静的时刻。

    p.

    t!。

相关小说:天道世道史诗传奇征战记无仙全能煞星星媒舵手巫也是道铁血抗战918魔王是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