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帝国的黎明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65章 弃之海上行(4)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5章 弃之海上行(4)

    二月初九,北风劲吹了一晚,天气似乎骤然间寒冷了不少,刚刚解冻的黄河水似乎又有封冻的迹象。二月十三,除了在攻打高阳关时炸膛的四门,辽兵的十一门万斤巨炮全部搬入了炮垒,几乎昼夜不停地对着河间城发炮轰击。二月十五,韩世忠率镇北第二军将背城出击,向西攻打辽兵炮垒,计划用震天雷毁了辽人的巨炮。

    王彦允许镇北第二军到军械库藏中挑选铠甲兵刃。河间城头的铁桶炮不便移动,且射程不如辽兵的巨炮,王彦命辎重营城中床弩尽可能都搬上西城墙,以压制辽人。宋军床弩射程可达七百五十步,恰好能够延伸到辽军的炮垒,一路掩护韩世忠部战斗行进的路线。宋国还有射程可达千步的床弩,可惜只得汴京城防才有,外镇不得违制。

    对于行军司马王彦的调度,都部署童贯都予以认可。他似乎对向称勇猛的韩世忠抱有很大的期望,如此耸人听闻的巨炮,每门价值可能接近万贯,如果能够毁了,辽兵战后又带不走,想办法拖到汴京献给官家炫耀武勋,恐怕河北行营溃散的罪责,管家也就不计较了吧。

    次日天色刚晓,赵行德便和诸军将一起登城观战。

    宋军出战的步卒皆全声披甲,犹以五十斤步人甲最重,陷阵营长枪刀盾手浑身上下都包裹在铁甲里面,带面罩的兜鏊下,只露出两个眼睛,八千大军从通过城内街道,从西门鱼贯而出列阵,甲片发出整齐的叮当声音。河间城内的百姓用敬畏的目光送这些勇士出城,辽人昨天傍晚的炮击让所有人都揪着心,这只城中装备最精良的军队,多少让人寄托了极大的希望。

    步卒列阵完毕之后,四千骑兵方才缓缓通过城门,在步军大阵左右各结一骑阵。宋军的正规骑兵和辽国铁林军相似,大都是人马全身重甲,但河间大营崩溃时铠甲大都丢弃,城内缺少战马的具装,因此韩世忠麾下只得两千余骑镇北军乃是真正的重甲骑兵,其余两千骑则是只有骑兵才有铠甲,马匹只能披着厚实的麻衣当避箭矢。

    不远处,辽人早已注意到这支出城的宋军,也在炮垒之前布置了军阵,同样是骑兵分列两翼。黄河入海的两条支流之间,可供战马驰骋的地方并不宽广,两军又都用了骑兵伸展开去保护侧翼,如此一来,便不再迂回偷袭的空间,只能硬碰硬地对阵厮杀。宋辽两军阵前的距离,不过两百余步。

    韩世忠回头了城楼的旗号,面无表情地沉声下令:“向前二十步。”各营指挥使,都头的号令齐出,伴随着中军鼓点,八千步卒整齐地向前迈出二十步,然后停下来,与此同时,两翼骑阵也缓缓催马,与步阵保持着配合。

    见韩世忠在短短时日便将急剧扩充过后的镇北第二军调教得如此整齐,王彦暗暗点头,“令行禁止,有古名将之风。”沉声下令道:“放弩箭!”城头宋军士卒抡起铁锤敲动机牙,只听数十声响,上百支床弩箭发射了出去,在对面的辽军营地里一片混乱,不少军卒慌张地举盾牌躲避,但纯用铁铸的床弩粗若儿臂,岂是人力可以挡得住的,只见五百余步外,射到骑兵的,穿透了重甲,人仰马翻,射到举盾的步卒的,盾牌碎裂,还有十几支射到辽兵的炮垒上,带着巨大的冲力扎在丈高的巨盾上,尾翅不断摇晃。

    宋军的床弩乃是回环放射,一刻也不停止,城头铁桶炮也开炮轰击里许之外辽兵前锋。辽军也不示弱,十余门巨大铁桶炮先后开火,百余小铁桶炮也向城头轰击,双方你来我往,火药轰鸣之声大作,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天上石弹子床弩箭乱飞。

    此战关系重大,即便时不时有千斤石弹从头上飞过,每当城墙被命中都有一阵地动山摇之感,城头瞭阵助威的宋军众将领,连脸色苍白的童贯在内,也无人下去躲避。

    赵行德官阶低下,没有千里镜可用,只远远宋军大阵徐徐前进,离辽兵阵势百步之遥时,步军阵所发的箭雨便一波一波地飞出,划过一条弧线,落入辽军人马丛中中,辽人弓矢薄弱,铁桶炮装药发射的时间又极为漫长,刚才对着城头发射过了一轮石弹,直到前锋和宋军战在一起,也没有几发石弹打到宋军的步骑阵中,赵行德暗叫侥幸,却不知道辽军所用火炮调整仰角极为麻烦,非花费大半天功夫不可,所以就只用来攻城的,而不用来野战。

    宋辽两军接战一起后,镇北军顿时便将辽人的阵势冲进去一个凹陷,辽军大都用幽燕的汉人和其它下等族属的充当步卒,骑兵原想突破宋人的的两翼的马阵之后,迂回包抄宋军中央大阵,宋军两翼四千余骑皆死战不退,甚至慢慢地随着步卒一起往里冲杀。

    眼宋军的前锋已经越来越靠近辽人的炮垒,赵行德紧紧握着的双拳,手心已经沁出了汗水。

    “杀呀!”“向前杀呀!”他旁边的镇北第三军指挥使毕胜已经按捺不住,高声挥手叫道。都部署童贯也罕有地没有斥责他,而镇北第四军的冯美暗暗懊悔怎么没有请缨出战,这般巨大的火器,必定要献给圣上的,简在帝心啊!

    “都说南人怯懦,如今来,勇猛不下于我契丹健儿。”辽军统帅萧达不也亲眼到好几个浑身带伤的宋**卒抱着从旁边践踏而来的马蹄不放,而冲进宋国中军大阵的辽军,往往像掉入了血肉磨盘一样,进去了便出不来。他摇了摇头,“可惜……”他回头下令道:“铁壁营出阵,拦截宋军。”

    军令如山,叮叮咣咣的一阵锁链声响,许定用力站起身形,身高六尺三寸,膀阔腰圆的躯干包在铁甲之中,宛如一座铁塔,这般精兵在辽东还有个响彻八方的名字,“铁浮屠”。精铁铸就的铁链拴在许定的腰间,和左右两名同样高大的士卒相连,五人一组,迈着训练整齐的脚步,咚咚咚,如同铜墙铁壁一样。

    许定恶狠狠地盯着五尺外的契丹兵。若不是腰间的铁链限制使他无法单独迈出两尺以外,哪怕是死,他也要用手中的重斧将这些居高临下契丹人连人带马劈成两片。

    契丹以骑射自傲,族人不愿做卑贱的步卒,便从战败的五国、女真、汉人等族俘虏中挑选身高力大的组成铁壁营,五人用铁链连成一组,由奚族的军官统领。铁壁营的军卒,大都是奴隶身份。许家先祖是战死断斧山的韩昌部将,事败之后,聚啸山林,和辽国朝廷为敌。许定因为辽军偷袭而被俘,因为身躯高大膂力过人被选入了铁壁营,其它一同被俘的百多人则被辽人五马分尸。

    “我只想杀契丹人。”来自五国部落的俘虏谢野骂道。“我也想。”许定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我也想杀契丹人。”另一个汉俘张周后道。挡在铁壁营前面契丹骑兵徐徐向两边散去,宋军的步卒排山倒海一般冲到近前,但用铁链连起来的铁壁营士卒几乎纹丝不动。宋军步卒的刀剑无法刺透铁浮屠的重甲,朴刀长枪的乒乒乓乓砸在许定的铁甲上,他眼睛也没有眨一下。“挥!”随着身后军令一声,前排铁浮屠同时举起兵刃,重斧,大剑,狼牙棒,仅仅是这往一下,就将面前的宋军逼退了半步。“杀!大力士挥舞兵刃,阵前一片血肉横飞。

    赵行德从城头上,只见辽军后阵中突然现出一道耀眼反光的铜墙铁壁,兵刃挥舞之下,宋军步卒大阵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两翼辽军得着机会,纷纷向中央放箭,使宋军死伤惨重,开始节节后退。幸好韩世忠治军有方,镇北第二军虽败而不乱,徐徐退到城门,辽军忌惮城头宋军的弓弩和火炮,也没有过分追来,只是那上好火药石弹的巨炮轰击得更加厉害。

    韩世忠苦战不胜,身被十余创,流血昏厥之后,被部将抬着回来。众将都面面相觑,无人在主动请缨去捣毁辽军炮垒,都部署童贯面色惨白,这天晚上,辽国又派使者送来一封劝降书。同时,用两千多颗河北士卒的头颅,在炮垒旁边筑了一座京观。

相关小说:天道世道史诗传奇征战记无仙全能煞星星媒舵手巫也是道铁血抗战918魔王是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