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赤壁之崛起荆南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第514章 庞统重伤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赤壁之崛起荆南

    此时已近八月,秋收将至,刘贤一边写了诏书要求各地全力监护农田,开展秋收,一边又准备改变南下颖川督战的计划,转而准备去青徐二州督促秋收。

    正在此时,颖川郡突然传来一个噩耗:阳翟曹军突然发动进攻,汉军战败,折兵近万人,主将庞统重伤,将军侯音、卫开、傅士仁阵亡,大将关平、张嶷也身受重伤。

    刘贤看到战报第一段的文字,顿时惊得差点跳了起来,万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以庞统之能,拥兵五万进攻仅有三万二千人的阳翟居然会遭遇如此惨败,这可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当下刘贤急忙继续往下看。原来庞统进攻阳翟,因徐晃、贾逵把守极为严密,因此数月以来仅只零星打了几仗,实际未曾真正攻城。不想三日之前徐晃派人下战书约庞统决战,庞统当即出兵相迎。双方便在阳翟城外排兵布阵,大战一场。眼看着曹军渐渐支撑不住,庞统当即命陈祁率领中军前冲。

    陈祁所部七千大军乃是黄忠精心训练的精锐兵马,骑兵、重步兵、轻步兵、弓兵、连弩兵齐备,鱼鳞军阵十分严密,层层叠叠往曹军本阵冲去,眼看就要冲垮曹军,就见曹军本阵之中那一排橹盾阵后突然站起了二千弩兵,人人端着弩机照准攻击而来的汉军怒射。

    那是连弩!!!

    顷刻之间,弩矢如雨而下,攻击前进的程祁所部兵马顿时死伤惨重。也幸好鱼鳞阵虽然密集,却也庞大,每个小阵之中都有盾牌手和弓弩手。虽然变起仓促,弓弩手未能及时反击,但盾牌手在前的阵法去也挡住了正面射来的许多箭矢。

    但饶是如此,杀出曹军阵前六十步内前军二千人也死伤过半,阵型顿时散乱不堪。

    曹军二千连弩兵射空弩匣中的箭矢之后,就听马蹄声滚滚而来,却是曹军骁将夏侯霸率领着二千虎豹骑并三千轻骑兵迅猛冲杀而出,朝着汉军正面发动了猛烈突袭。

    程祁所部兵马的军阵被毁掉了三分之一,再加上将士们正处于震惊之中,被曹军的骑兵一冲,顿时支撑不住,竟有崩溃之势。

    后面的观战的庞统见状,当下急令张嶷、张翼领兵前去救助程祁,同时命关平、郭攸之、董超领兵护住右翼,命樊岐、傅士仁、董衡护住左翼,命侯音、卫开护住中军,再命把守营寨,保护大军后路的相虎、苗瓠二营兵马立即前来接应。

    此时曹军之中鼓声大作,贾逵率领一万大军朝汉军的右翼杀来,徐晃率领一万五千大军朝着汉军的左翼杀来。

    右翼那边关平、郭攸之、董超一万大军对阵贾逵的一万兵马,双方一时杀的难解难分。然而左翼这边徐晃面对樊岐、傅士仁、董衡的时候确实狂飙突进,进展十分迅猛。

    徐晃一马当先,抡动手中开山大斧,将当面的汉军尽皆斩杀,凶猛无匹地杀进汉军之中。身后兵马随后跟进,往汉军阵中突进。樊岐、傅士仁、董衡完全不是徐晃的对手,虽然奋勇挥军反击,但却始终无法阻遏徐晃疯狂进攻的势头。双方交战小半个时辰,前面程祁所部在张嶷、张翼的接应下终于渐渐稳住了阵脚,开始缓缓后退。

    庞统见状这才长松了一口气,当下准备有序撤退。正在此时,左翼大军在徐晃的攻击之下却突然崩溃。

    原来徐晃领兵奋勇拼杀,汉军已经快要支撑不住。樊岐、傅士仁、董衡等人欲要撤退,然而未的军令,却又不敢擅自撤退,只得勉力支应。可惜徐晃实乃当世名将,血战之中还能分心观察敌情,很快确定了纠缠住自己的汉军是分属三将统领,且其中一员将领的大旗就在前方。

    当下徐晃挥军佯攻汉军三部兵马的结合部,樊岐、傅士仁、董衡等人看见,只得不断调兵往曹军猛攻的方向增援。眼看汉军不断加厚结合部,本阵的兵力有所减少,当下徐晃集中麾下数百装备精锐的亲卫骑兵照准汉军将旗杀去。这一番冲杀去的势如破竹,不过片刻便杀到了汉军将领的旗号之下。

    中军大将正是傅士仁,因其官阶最高,因此是左翼汉军的临时主将,此时被徐晃杀到面前,傅士仁顿时手足无措,正欲奋起挥刀迎战,就被徐晃手起一斧,劈于马下。

    随后徐晃复又一斧砍倒傅士仁的大旗。众曹军看见,顿时人人欢呼雀跃,汉军却是人人气沮。傅士仁麾下兵马首先溃逃,两侧的樊岐、董衡也再立不稳阵脚,也纷纷领兵逃散。

    徐晃攻破汉军左营,当下不理会左右的败兵,转而驱赶正面的汉军败兵去冲击汉军中军,其目标直指汉军主将庞统。

    庞统正欣喜于前军终于止住了崩溃之势,忽见左翼却又突然溃散,当下大惊,环顾左右,仅剩下侯音、卫开二将。当下庞统急令二将前去阻拦徐晃,随后急速鸣金,催促前军撤退。

    本来侯音、卫开二人有四五千兵马,应该足以挡住徐晃一段时间了,然而徐晃却驱赶败兵在前,大军在后掩杀,如此一来,侯音、卫开二人顿时被打的束手束脚,很快便被徐晃击溃,侯音、卫开也知道身后就是军师庞统,当下不敢擅自撤退,一边纠集了数百亲兵拼死抵抗,一边命人回去传信,请庞统立即撤离。

    庞统此时也发现了侯音、卫开的处境不妙,只是前军虽然已经在撤退了,但此时却尚未真正退回来,庞统的中军大旗此时若是撤退的话,将会极为打击军心士气,恐怕会有全军崩溃的危险。

    当下庞统咬牙不撤,只催促前军速退,同时命人传信,叫后军的相虎、苗瓠加快速度前来增援。

    此时就是在抢时间,只要前军退回,汉军抱成一团变能声势转盛,且战且退,撤回营寨。但若是在这之前徐晃攻到了中军之处,害了庞统,那么此战汉军就将大败亏输。

    徐晃也的确不愧是曹军大将,知道时间有限,当下领兵不顾伤亡地突击,侯音、卫开所部兵马便宛如沙滩上的沙堡,很快淹没在了汹涌澎湃的曹军洪流之中。侯音、卫开二将战死当场。

    徐晃扫清了阻碍,随后正欲领兵直击庞统。此时庞统身边仅有二三百亲卫,防护力极为薄弱。众亲卫眼见徐晃杀来,当下分出一半人朝着徐晃发动了反冲锋,其余一半人则不由分说裹挟着庞统便往后撤退。

    徐晃见庞统欲要逃跑,当下抬头一看,只见汉军后方烟尘滚滚,却是后军的相虎、苗瓠已经领兵赶来增援了。而前方的喊杀之声也已经接近了,回头一看,却是程祁、张嶷、张翼三将交替掩护着已经退到了近处。

    当下徐晃大喝一声,率领数百亲卫骑舍了后方大军,拍马向前猛冲,照准庞统追击。很快迎面冲来的一二百名庞统的亲卫便被徐晃的骑兵斩杀殆尽,然而受此一阻,庞统的车架却也离着汉军接应而来的后军极近了。

    眼见得此,徐晃心急如焚,当下估算了双方的距离,认为若等自己的骑兵冲到庞统身前的话,其后军也该到了,到时候自己不敢杀不了庞统,反而有可能会陷入汉军的包围之中。

    然而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庞统逃走,徐晃却又实在不甘心。当下徐晃微一权衡,便即放下开山大斧,转而从马上取出弓箭,一边纵马往前奔驰,一边在马上张弓搭箭,看看距离庞统的车架不到八十步了,当下松开弓弦,那箭宛如流星一般射去,箭到处,正中庞统右肋。

    庞统应声而倒。

    远近汉军尽皆惊呼失声,曹军却是士气大振,纷纷高喊“庞统已死,徐将军神射”。战场之上的汉军顿时士气大跌。

    徐晃大喜,正欲趁着汉军震惊惶恐,兵无战心之机,挥军扩大战果。就听汉军之中突然战鼓轰鸣。徐晃惊讶地抬头一看,就见已经与相虎、苗瓠两营汉军会合了的庞统车架之中,那庞统不知何时已经又站了起来,虽然胸前鲜血淋漓,但却仍旧强撑着不倒,在左右亲卫的搀扶下仍旧坚持指挥。

    徐晃见状,心下也微微动容。正欲会合了后方的大军再战,就听身侧传来一声大喝道:“休伤我家军师,张嶷来也!”右边也传来一声大喝道:“徐晃休得张狂,关平在此。”

    却是前军和右军见中军遇险,当下分兵来救。

    张嶷、关平二将合战徐晃,将之抵住,掩护了其余程祁、张翼撤退。随后右军的郭攸之、董超也退了回来。

    双方展开混战,不过汉军主将庞统却是箭伤颇重,刚刚短暂昏迷之后强打精神起来安定军心,此时却已经支撑不住了。当下传令众军依次撤退,留关平、张嶷断后。

    众军顿时陆续撤走,只留张嶷、关平两军交替掩护着在后且战且退。

    张嶷所部无当飞军极为精锐,又有一千具连弩压阵,与曹军的连弩手展开对射,遏制住了曹军这一突然冒出来的杀手锏,因此二营汉军才得以保得阵型不散,艰难向后撤走。

    然而徐晃、夏侯霸领兵疯狂冲杀,二将甚为勇猛,汉军之中基本无人可挡。无奈之下,关平只得亲自出马勉强抵挡徐晃,张嶷则出手抵挡夏侯霸。然而曹军却还有贾逵在后方不住调度,汉军抵挡的越发艰难了。

    幸好庞统回营之后,复又强撑着伤势命张翼、相虎两营兵马前来接应,这才救下了张嶷、关平。

    但饶是如此,二将却也是满身伤痕了。张嶷身中三箭,又被夏侯霸连砍两刀,血流遍体,若非副将阿会喃及时前来救助,抵住了夏侯霸,只怕此时已经当场战死了。关平也身中两箭,被徐晃的大斧头砍的几乎脱力。

    败军好不容易退入营寨,徐晃却又紧跟在后追杀了进去,接连冲破十重鹿角营围,差一点杀入了汉军营寨核心。

    幸好回过神来的程祁当即在营们之后整兵相迎。黄忠苦心训练的这七千人也不愧是汉军之中有数的精锐,虽然刚刚遭逢战败,但在短暂的休整之后复又列阵整齐,板甲重步兵、盾刀兵、连弩手、长矛手、骑兵相互配合,绵密复杂的鱼鳞阵堵在了营门之后,徐晃一马当先冲了进来,顿时被长矛从四面八方密集地刺来,箭雨也从远近各地如雨点一般落来,汉军骑兵在鱼鳞阵中往来冲杀,刀盾兵高声呼喊,列阵精严。

    徐晃奋力交战片刻,只觉四面八方都是敌人,身上铁甲也连连传来叮当之声,那是被汉军的流矢射中的声音,虽一时未能破甲,但保不准下一支箭便能穿透铁甲,伤到自己。

    更何况自己率领的大军一时未能攻破汉军营寨,反被从两侧涌来的汉军不断抛射弓弩射杀的损失惨重。

    无奈之下徐晃只得领兵退出汉营。待其退出之后,程祁立即领兵压上,修补了营垒之后,其余各军随即各自就位,准备防守营垒,迎接曹军的下一次进攻。

    曹军也的确想要趁着汉军主将庞统重伤的机会一举攻下汉营。不过汉军虽刚刚经过大败,但全军各级将校却仍旧能够井然有序地展开防守反击,倚仗营垒,万箭齐发,连续射退攻击而来的曹军,并未给曹军占到丝毫便宜。

    这让曹军大将徐晃、贾逵看的连连惊叹,就听贾逵叹道:“听说汉帝刘贤极为重视将士的教育,自从得了荆州之后,便即开设军校,延请名师对军中队率以上军官进行轮训,又在军中推行夜校,教授士兵读书识字。因此汉军之中的积年老兵个个都能说会写,队率以上将校人人皆通兵法。曾听传言说汉帝刘贤曾经言道,他要打造一支为何打仗,怎么打仗,无论面对任何情况都能从容面对,拖不垮、打不烂、胜不骄、败不馁、军纪严明、令行禁止的铁血雄师。原以为是其吹嘘之言,但看如今汉军主将重伤,又遭逢大败之后,其各级将校仍旧能相互配合,从容作战,不露破绽,方知汉帝之言非虚啊!汉军中的精锐兵马果非等闲可比。今日再战无益,不如撤退吧。”

    徐晃闻言,看了看严阵以待的汉军营垒,眼中也流露出了深深的忌惮之色,当下点了点头,与贾逵一道忧心忡忡地领兵撤退了。

    汉军众将见曹军撤退,这才商量了安排了防务,随后联袂来见庞统。

    此时庞统已经在随军医官的救治下拔出了箭矢,小心地清洗了伤口,随后上药包扎完毕。庞统见众将进来,知道已经击退了曹军,当下忍痛道:“想不到今日疏忽,居然大败一场!我未能事先预料到曹军居然也有了连弩,以致此败,罪皆在我。”

    当下庞统命麾下文吏写了表文,将此战经过上报刘贤,请求处罚的同时,也表示自己重伤在身,恐无力统兵,请刘贤尽快确定一名新的主将。

    表文送到邺城,刘贤在震惊之中看过之后,当下忧心如焚,生怕庞统会如原本的历史上一般英年早逝,于是立即决定起驾南下返回颍川。

    ( = )

相关小说:祖宗嫁到风起罗马超级锋暴奥术起源逢魔神助攻民国大间谍半岛电台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