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官仙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3239-3240 形势剧变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3239章形势剧变(上)国家之间,从来就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一一其实对商家来说,这话也基本适用,所以初听这个消息,陈太忠并没有多么奇怪。

    甚至他都能理解埃布尔的选择,搁给哥们儿也得跳脚,这价格简直是歧视性的,不做出点反应,那才叫不正常。

    但是他不认为,埃布尔会放弃曲阳黄,这个牌子在欧洲已经做起来了,放弃这么一个成熟的产品,去经营一个新的产品,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而且曲阳黄会本能地挤压新产品的生存空间,想脱颖而出真的太不容易了。

    所以陈主任认为,埃布尔的最终目标,不过是想通过种种手段,最大程度地压低供货价,于是他不屑地笑一声,“他不是回去了吗?”

    “没有,他是去别的黄酒大省考察去了,”袁珏郁闷地叹口气……这埃布尔还真算狠的,在凤凰一无所获之后,他收拾行装离开,大家都当此事已经告一段落的时候,他在前天又回到了凤凰,对刘满仓下了最后通牒,供货价要在现有的基础上,下降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拦腰一刀,否则我要换厂家了。

    曲阳黄集团以往的毛利润,是销售额的百分之八十一左右一一不得不说,这确实是暴利,但是这拦腰一刀,会让毛利润锐减至百分之六十二,而且销售额差了一半。

    当然,要是换个行业换个产品,这样的利润率能让生产商做梦部笑醒,但是曲阳黄集团是见过钱的,前期的辉煌,让他们不能接受如此巨大的落差。

    降价……刘总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他公然表示这不可能一一你就别跟我说那些臆想的成本什么的,只说前期合作得很愉快,你现在非要拦腰一刀,知道的说你误会了我的成本,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跟你如何如何了。

    我就没有误会你的成本!埃布尔坚持认为,曲阳黄的利润是超高的,是畸形的,是不符合规则的。”埃布尔说了没有,接下来他会选用哪家的产品?”陈太忠听到这里,实在有点憋不住了,尼玛,我们不符合规则?曲阳黄拥有贾记的商标和外形专利,我们才是名牌的拥有者,你只是销售商,搞清楚没有?

    “他怎么可能说呢?”袁珏苦笑一声,“这个人做事,不会给别人留下把柄,头儿,我相信您对他的了解,比我更多,那就是个唯利是图的主儿…。。埃布尔要求降价,刘满仓死活不同意,于是法国人就放出了风声,说我们要走人了,这一走就再也不来了一一你们没诚意。

    “那你们走呗,当初这个法国代理权,也是你们争取来的,你们不要,我们给别人,”

    这是刘满仓的原话,旁观者信誓旦旦地表示,刘总真的有那么强势,连法国人的账都不卖,实在是太令大家敬仰拜服跪了。

    但是埃布尔的底气也很足,他很不屑地指出:别以为你们是知名品牌了,好像撇开我也不愁找个代理,但是事实上……你们知道法国的市场是怎么打开的吗?曲阳黄在欧洲,又是怎样地从无发展到有的?

    你们不知道!所以你们盲目自信一一想当初,是陈太忠拿了这个i页目过来,请示我能不能搞,于是我就在欧洲的地图上……划了一个圈。

    这个消息,就很有点内幕的味道了,尤其是当大家知道,欧洲很大一块市场,都是埃布尔公关之后,才得以上货的,心里就越发地不安了。

    名牌有名牌的优势,但是这年头同时又流行一句话,“渠道制胜终端为王”一一法国人连渠道都掌握了,咱们跟他交恶,会不会是……灭亡?

    这个消息带给刘满仓的压力也很大,他甚至找到袁珏求证,咱们曲阳黄当时走向欧洲,这个埃布尔起的作用,真的很大吗?

    作用最大的,肯定是陈主任嘛,袁主任首先就表明了立场,不过同时他也承认,欧洲市场的打开,不是靠着陈主任一个人的能力,咱们是在合适的时机提供了合适的产品,但是曲阳黄能在短短的时间发展壮大,也是靠了欧洲这帮嗅觉敏锐的家伙的支持。

    不过曲阳黄的崛起,并不能简单地归功于欧洲人,袁珏也指出了这一点,这世界没有受到的关注的好东西,真的太多了,比如说在非洲,又比如说在拉丁美洲。

    东西有没有特色,那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能不能给开发者带来巨额利润,如果当地人就觉得这是个宝,不肯让出巨额利润的话一一谁吃多了撑的,去开发这个项目?

    不过若是当地人有能力自己开发国际市场,并且这个项目威功不难的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一一会有人追捧的。

    而曲阳黄,便是类似的项目,埃布尔等人的支持固然可贵,但是没有他们的支持,以陈主任的人脉,也不愁走出一条路来一一所以当时埃布尔才要积极争取这个代理权。

    然而现在,掮客先生说,没我的支持,曲阳黄的发展,不可能这么迅疾。

    袁珏是文化人,不愿意否认某些东西,埃布尔当时为曲阳黄的铺货和上架,做了不少工作,这确实是真实存在的,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没有埃布尔的努力,就没有曲阳黄的今天一一起码不会这么辉煌。

    所以这根本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陈太忠当时若不是选择掮客先生搞曲阳黄,那很可能发展到另一种局面一一不管怎么说,埃布尔熟悉各种规则,这是肯定的。

    “那现在是个怎么样的情况?”陈太忠觉得自己要先了解情况,才能做出定夺。

    “麻杆儿打狼,两头怕呗,”袁珏苦笑一声回答,“僵持着呢,需要您过问一下……”

    其实,事情远远要比他说得还要严重,埃布尔说了,你们不能拦腰一刀的话,我就要换产品了,而刘满仓自然不甘心,所以告诉他,你要是真的换产品,那只是一拍两散,对我不好,对你也不好一一好吧,供货价我降百分之十二……这真的是最低了。

    我要联系你的供货商,断绝你的货源,同时再要求你增加供货量呢?果不其然,陈太忠想像中的最糟糕的结果,被人随口道出,当然,这只是埃布尔做出的一种假设。

    然而更糟糕的是,对方仅仅是说出这种假设,而并没有付诸于行动,那就说明一一人家的手上,还有更厚重的底牌没有打出来。

    刘满仓真的不能面对这种复杂局面一一根本是完全陌生的领域,他想要找个压制的法子都没有,于是他表示说,那哈,好吧,你找你的供货商,我们在欧洲还要继续发展,以后……大家记得相互帮扶哈。

    你做梦吧,埃布尔冷笑着表示出自己的意愿,你知道不?欧洲黄酒的市场市场并不大一一虽然若干年后,可能会变得很大,但是现在我要说,离开我埃布尔,目前欧洲市场,你们根本做不进去。

    这话是有点夸大了,欧洲这边的市场,除了埃布尔,尼克和安东尼等人都在做,像格勒诺布尔市的达诺也在做一一这个胖子纵横于法意边界,真的不可小看。

    总之就是一堆糊糊事,叫真不好是不叫真也不好,可刘满仓脆弱的肩膀有点扛不住,于是就请示市里一一我该昨办,这个利润……让还是不让?

    专业的事情,就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殷放现在也充分地明白了这个道理,对于这种请示,他轻轻一脚,就将皮球踢了回去,利润不能让,工作你自己做!

    这就成为了压倒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今天上午,刘满仓很为难地向殷放汇报一一我这个……身心疲惫,不能完成组织交给我的重任,真的很惭愧吖一这算是逼宫吗?殷市长心里也是恼火,要搁在往日,他遇到类似的事情,会直截了当地要求对方:你要是觉得真干不了,那写辞职报告吧。

    你那地方那么肥美,而你又不是我的人,我一直没动你,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不过现在,他这话还说不得,就算想动刘满仓,殷市长也得等法国人这一拨风波过去之后一一抢功的事情常见,没听说过谁抢着背雷的。

    尤其令殷放难受的是,要细说这个变故的根源,算来算去得算到天南黄酒文化节上,然而这可是蒋省长大力促成的盛会,这件事处理不好,岂不是在败坏黄酒节的名声?

    随你们折腾去吧,殷市长真的是有心不管了,谈成什么样是什么样,都是你刘满仓的责任,你自己看着办。

    主意拿定了,他又想到,陈太忠对这件事也挺操心,想着打个招呼,但是他觉得这种事情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说,也挺掉身份的,于是就给袁珏打个电话,说事情现在就是这样,你和刘满仓协商着处理吧。

    袁主任清楚,这件事情自己可以协调,但是殷市长专门打这么个电话,应该还是对着陈主任的一一事实上,他只是有资格协调,埃布尔可未必听他的。

    所以他不敢怠慢,赶紧给老主任拨个电话,汇报一下情况。

    3240章形势剧变(下)“交给我了,”陈太忠很干脆地表示,曲阳黄的事情,他只是没有由头插手罢了,别人能给送过来理由,他处理起来毫无压力。

    挂了这个电话之后,当着王启斌的面,他就拨通了埃布尔的电话,“埃布尔,听说你还没走?来素波聊一聊吧。”

    “我正在凤凰谈生意,”掮客先生笑着回答,事实上,他想得到陈为什么给自己打电话,但是此时此刻他并不想面见此人,“等我把生意谈完,当然会去看你。”

    “你那个生意就不可能谈拢,”陈太忠见这货不上钩,也就扯下了幌子,“价钱不合适,埃布尔先生……我是很愿意珍惜你我的友情的。”

    “哦,非常抱歉,但是陈……这一块不是已经交给其他的人来负责了吗?”埃布尔在电话那边装疯卖傻,不过他说得也没错,前一阵两人见面的时候,陈某人确实是这么表态的。

    “是交给其他人了,但是省委对政府工作有指导的权力……好吧,说这个你也听不懂,我只是告诉你,你所想要的价格并不可能实现,“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法国想做曲阳黄代理的人很多,我想……你总该对安东尼有印象,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会想到美国禁酒令。”

    美国禁酒令,发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到三十年代初,而禁酒令的执行,反倒促成了黑帮的崛起一一他们通过走私烈性酒而大赚特赚。

    而这里面产生的暴利,又使得各帮派之间为了争夺地盘大打出手,大名鼎鼎汤普森冲锋枪之所以别名为芝加哥打字机,就是在激烈的黑帮厮杀中闯出了名头。

    这些就扯得远了,陈太忠想说的是,在那场禁酒令中得利的,就有不少意大利黑手党,而安东尼本人,也自命是“尊敬的唐”,他对法国市场也是虎视眈眈,只不过唐·安东尼注定要害怕陈主任,所以不敢乱来。

    但是,陈某人如果愿意把法国的代理权交给唐·安东尼,意大利人绝对会笑纳,埃布尔对这一点也很清楚一一到时候,他丢了曲阳黄的代理,都不敢去找麻烦,否则的话,后果真的很严重。

    掮客先生非常明白陈主任话里的潜台词,而且,这个时候装聋作哑,并不是明智的选择,于是他马上就端正了态度,”哦,陈,我当然会重视我们的友谊……那么好吧,我想获得曲阳黄集团一定的股份,可以吗?”

    “只要价格合适……你去跟刘满仓和市里谈吧,”陈太忠很随意地发话,他确实是不愿意多干预别人的工作。

    放下电话之后,面对一脸愕然的王启斌,陈主任一摊双手,满脸的无奈,“唉,屁大一点事儿,他们谈了十来天都谈不拢,我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那是,”王处长笑眯眯地点点头,“别的不说,只冲你这流利的法语,就没几个干部能做到……其实在沟通中,言辞表达通畅是很重要的。““唉,真不让人省心,”陈太忠无奈地撇撇嘴,心里却是有一点小小的自得……”陈太忠还真是厉害,”第二天,殷放也不得不感慨一句,他只是跟袁珏打了个电话,结果今天曲阳那里就传来了消息,说是法国人不强行压价了,他们改主意了,想高价收购曲阳黄集团的部分股份。

    埃布尔开出的价钱,也确实有诚意,八千万法郎,收购曲阳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一一同时,他们不会干预集团的正常经营,只会派出质量和财务监督人员。

    八千万法郎,这是个什么概念?时下的人民币和法郎的汇率接近一比一点三,也就是说换成人民币的话,金额就过亿了。

    而曲阳黄集团当初的注册资金不过一千万,限下的固定资产加上流动资金,也还不到四千万,年销售额三千万出头,毛利两千余万,撇开各项支出和扩大再生产的资金,纯利润大概就是三百多万元。

    当然,下一步曲阳黄的强势崛起是可以预料得到的,但是这/\千万法郎的投资什么时候能收回来,也真的不好说一一以控股数来算的话,像去年一年的销售额,埃布尔只能分到一百多万的利润。

    所以刘满仓觉得,这个价钱还算有诚意,不过这个控股……咱们还是要谈一谈,然后这个消息在瞬间就传到了曲阳区政府的耳朵里了。

    曲阳黄酒业集团虽然一开始注册资金不高,却是正处级的市属企业一一当初成立时就定下了基调,出口企业应该级别高一点,不过该集团位于曲阳区,除了各项基础设旌,连地方上的工作,也需要区里的大力支持,所以区里说什么话,集团也认。

    区里知道了,殷放自然就知道了,他对这个结果也算满意,首先销售价没有受到影响,其次是又可能吸引一笔资金。

    最为关键的是,双方能如此谈合作,省里黄酒文化节的影响就是正面的,这是政治正确一一没有比这个更关键的了。

    而且法国人一旦参股的话,对品牌的经营是非常有帮助的,在国际市场上,奢侈品打上“法资企业”的标签,也是很管用的。

    殷放就兴致勃勃地等着刘满仓来请示,他甚至做好了打算,小刘若是请示我的话,我就可以告诉他,法国人控股,也不是完全不能商量的一一可以学习阿尔卡特收购上海贝尔的经验,大家各自控股百分之五十,法方多一股就行了。

    然而他等了一天,刘满仓没来,又等一天,刘满仓还没来,第三天殷市长就恼了一一尼玛,这么大的事情,你就敢不跟市里请示,直接跟法国人谈?

    这个时候,殷放已经从袁珏处得到了确切消息,确实是陈太忠出面,压了一下法国人,而且埃布尔也在谈判中说了,陈主任是支持我投资曲阳黄的,所以殷市长真的很恼火一一这又不是你刘满仓的功劳,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市长了?

    换人!他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决定,于是就要秘书联系刘满仓,“让他马上过来。“面对匆匆赶到的刘总,殷市长非常不客气,“刘满仓,你是不是觉得,只有你跟法国人有谈判经验,曲阳黄集团,是你私人的企业?”

    “不是这个意思,是法国人善变,”刘满仓一听这话就急了,他赶紧解释,“我想着,总是要跟他们落实个差不多,才能跟市里汇报,市长您的事儿这么多……我再找您汇报,总是要有个确切的消息,才是负责的态度。”

    一边说,他的汗就下来了,于是掏出手帕擦汗,这十一月份的初冬,他能吓成这样,也真的是害怕了。

    他这个解释也不算锚,但是殷放已经不打算给他机会了一一姓李的,我一直都没动你,算是很给你面子的,前两天你搞不定的时候,就知道一直给我打电话汇报,现在要办出成绩了,你眼里就没我这个市长了?

    其实说白了,这件事里还是牵扯到了利益,曲阳黄集团虽然不大,但利润是一等一的,未来的高速发展也是看得见的,撇开这次的合资金额不谈,只想一想日后的发展,是个领导都得眼红。

    殷放之所以一开始不动刘满仓,就是不想拂了田立平的面子,尤其这里可能还涉及到陈太忠,但是眼下看来,连陈太忠部对刘满仓不满意,他还用顾忌什么?

    更别说,能吸引到一个亿的投资,那也是政绩,于是殷市长果断地发话,“把你手上的工作整理一下,交过来,然后回家反省自己做错了些什么……有麻烦的时候知道找我,嘿!”

    根本部不用点明,殷市长考虑的这些,刘满仓也非常清楚,所以他才会吓成这样,他能感觉到,老殷是“老阴”了,居然这个时候出手,他慌乱地辩解,“市长您听我说,我真的是想先落实一下情况,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你一定要我马上表态吗?”殷放的脸微微一沉,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尼玛……走出市长办公室之后,刘满仓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他有点愤懑,又有点想笑,但是更多的,是不尽的感慨一一枉我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一手拉扯大了曲阳黄,其实在领导眼里,上下也不过是嘴皮子动一动的问题。

    可怜我这么多年的辛苦,是为了谁呢?

    就在他面无表情地思索的时候,手边有电话响起,他看一眼来电,不耐烦地拒绝,过得一阵之后,那电话又打了进来,他又果断地拒绝。

    刘总思索了足有十分钟,才将心一横,果断地拨通一个号码,“陈主任你好。”

    “有话直接说,”陈太忠老大不客气地发话,“我这边还忙着呢。”

    “我想跟您汇报一下,跟法国人谈判的进展,”刘满仓马上进入正题。

    “没必要,我不管这一块儿,”陈太忠想都不想就压了电话,挂了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这个电话,好像味道有点不对……

相关小说:仙之极道武魔独尊官人很忙空间基地军火商数码暴龙之组合世界无敌神帝异界刀皇战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