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官仙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2707-2708天干物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午的时候,陈太忠又去开两个会,等回到文明办的时候,就五点半了,郭建阳把稿子拿给他过目,陈主任一看,眉头就是微微一皱,“这个措辞……是不是有点激烈了?”

    “那我赶紧追稿子去”,郭科长也顾不得解释,转身就往门外走,“已经送到报社去了,这是副件。”

    “算了,都让你负责了”,陈太忠见他连辩解都没有,心里也挺满意,做下属的就该是这么个样子,“跟着宣教部,总是犯错误,咱一点错误不犯,也不是那么回事。”

    “哦”,郭建阳听到这话,从门口又走回来,这时候他才笑着回答,“其实就是秘处的稿子,我就没怎么改,他们写这个东西,还是很拿手的。”

    “嗯,谦虚一点是对的”,陈太忠点点头,秘处可是负责整个文明办的稿子,建阳改罗克敌的稿子正常,改秘处的稿子就不太合适了,“你从下面才上来,多尊重点老同志。”

    说这话的时候,陈主任并没有意识到,这篇稿子刊载的时间,有点微妙。

    等到快下班的时候,就像约好的一般,陈太忠的手机在瞬间就忙了起来,张州招商办的主任耿强说,自己跟科委的主任姬俊才到素波了,想跟您坐一坐。

    是张州的事儿……陈主任直接推了,这俩都是他在招商办的时候就认识的,按说是老交悄了,不过张州现在正是在风口浪尖上”谁知道这两位见他是要干什么呢?

    其实”这都是那些信息不够灵通的主儿,确定江川要下了,才来了解后续消息的江垩记要不好的消息早就有了”但是没确定之前,谁敢乱来?

    似此情况,陈太忠肯定要婉转表示,哥们儿我最近挺忙的,文明办的工作到了要紧的时候,松懈不得啊。

    这消息好像是在瞬间炸开的,紧接着碧涛煤焦油深加工厂的邢建中也打来了电话他是张州人,说有个同学,现在区委的组织部,想见一见省委文明办陈主任。

    依旧的,陈太忠说,自己的工作很忙,碧涛是他亲手引进凤凰的,那是真有感情”但是说到官场这一套,那就是该怎么办怎么办,一码归一码。

    接下来,就是那消息灵通的了,青干班的同学、目前在通德挂职的水利厅副处长罗汉”请他出来坐一坐,说是通德张市长想跟他坐一坐。

    我完全没有时间,陈太忠这么表示,没错,罗汉是他青干班处得来的同学,又是室友”但是这一拨行情真的太狠了,一不小心就要被卷进漩涡,他已经被卷进去很深了”总不能再深了。

    接下来又是通欲县委垩记徐自强的电话,老徐跟他多少有点交情了”手里又捏着他连襟曹小宝,所以说话也不藏着掖着。

    事实上,上一次得了他的提示,徐垩记在蒙艺还没走的时候跟紧了臧华,才有了眼下一手遮天的局面,眼下众说纷纭,说臧市长要走,他必然要求教于陈太忠陈主任,都说臧华明年就要接李继白的班,现在又有人说臧市长要去张州,您给………指点一下迷津?

    你呆着就行了,我哪里有那么多迷津可以指点的?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一我就不跟你说破,田立平要去通德,你要是认我,那啥都好说,你要走过于势利……早晚我让曹小宝当你的领导,不知道你信也不信?

    这么纷纷扰扰的,一晚上真的是不得安闲,最后还是陈太忠不敌这些电话,拿出了终极的杀手铜一有中垩央领导下来,我忙着接待呢。

    这方法真的很管用,但是却又引起了另一拨人的关注,这个群体的层次就比较高了,比如说潘剑屏的秘赵丹青就打来了电话,陈主任,有人说你在接待中垩央领导?

    手机厂的那点事儿,陈太忠这么回答,反正涉及有关部门,消息再灵通的人也可能变成聋子和瞎子口他不怕被戳穿。

    陈太忠发誓,这个夜晚,绝对是他步入官场之后,最忙乱的一个夜晚,比朱秉松倒台、段卫华离开凤凰,甚至比蒙艺离开天南还要混乱的夜晚,可以与之比肩的,大概”“就是黄老发话,甯家掘了黄家祖坟都无所谓的那个晚上了。

    这一晚上煞是难熬,不过他做梦也没想到,第二天的日子,更是难熬,第二天一大早,他来到了单位,不等他去排队,赵丹青就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潘部长要你过来一楚陈太忠一头雾水池走进潘剑屏办公宴,发现领导正拿着报纸看,见他进来也不搭理在潘部长这里,陈某人已经好久没有碰到这种待遇了。

    不过,部长大人却也不是有意为之,他细细地看完一个版面之后,又前后翻两翻,这才抬起头看着对方,手指一篇报道,“这个稿子怎么回事?”

    陈太忠已经看清楚了,就是那篇“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的文章,上面注明文明办供稿,他沉yin一下点点头,“是我让写的。”副部长窦草命提醒他发稿子,而稿子的校验是郭建阳,这都是他可以解释的或者推脱的,但是陈某人不是那种人,他从来不会逃避责任。潘部长沉yin片刻,才沉声发话,“措辞……”,严厉了点?”

    “略微有一点”,陈太忠点点头,继续承担他该承担的责任,然后他就想起了窦社长的意思,“不过,好久没在报纸上发稿子了,我觉得……嗯,请您批评我。”

    “批评你……”潘部长扬一扬眉毛,低声地嘀咕一句,又沉yin片刻,“嘿”批评你什么?我是想问你“……,是不是有人提醒你写这个稿子?”

    咦,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陈太忠这下是真的不懂了,他的本意,是真的不想把窦草命扯出来,不过转念一想,刘爱兰和秦连成都知道这是窦社长提醒的,想必也不好瞒得过老潘。“是窦社长提醒了一下,不过没让我写成这样的措辞”,他点点头,心说我得对得起老窦的心意,那么就大包大揽。

    “我说嘛”,潘剑屏点点头,冒出这么一句来,接着又挥一挥手,行了,我就是问你这个,既然你要发系列的稿子,下一篇控制一下措辞。”陈太忠满头雾水池走了出来”他实在有点搞不清,潘部长把自己叫过来的用意,难道说,老潘真的只是想问一问,是不是窦社长提醒的我?这个味道,真的是有点搞不懂啊,他一边琢磨,一边慢悠悠地往回走,他有心问一问秦连成,觉得有点不合适,想问一问郭建阳,又觉得面子上有点下不来做领导的还要问计于下属,传出去容易被人笑话。

    其实他很确定,自己要问李大龙的话,十有**能得个答案出来,那家伙的思路宽广得吓人”然而,他可能去问吗?嘻,静观其变,他想像了几种可能xing之后,就将此事丢在了身后,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大不了见招拆招。接下来,他又有一个会,是省林业科学研究所邀请的,关于城市生态环境的研讨,严格地说是省林科所下属的一个苗木公司运作的,以陈太忠的想法,是这个三产公司想cha手城市绿化这一块这勉强跟精神文明建设挂得上钩。

    不过不管毒么说,省林科所承担了林木改良、生态系统分析和管理等重任,从可持续xing发展的角度上讲,这个单位也不能忽视。反正陈主任被各种会议所包围重要的和不重要的,像这个会,就是不甚重要的,所以他在会议中,手机都没有设置成震动,只不过将铃声调低了一点。

    大约在十点左右,他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一个有一阵没联系的责儿,省委党史办主任张晓文一两人同在省委,来往却很少。张晓文是正厅高配的主任,陈太忠想不出此人为什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不过还是走出会场接起了电话,心里却不无猜测:老张不会是想谋实职了?

    事实证明,他这猜测有点多余,张主任笑yinyin地跟他打个招呼,得知目前他不在省委之后,就单刀直入,“陈主任,今天在报纸上看见一篇文明办的稿子,写得铿锵有力,不错。”这党史办的xing质,前面说过不止一次了,都是些失势了的闲人,正因为是闲人,大家没事就杯茶拿份报纸打发时间,所以张晓文能比较早地关注到这篇文章。你怎么想起来跟我说这个了?

    陈太忠是非常地不解,不过想一想,张晓文虽然闲得蛋疼,想必也不会没事就撩拨我这个较为红火的处级干部?于是他就耐心地哼哼哈哈,“倒也没啥,我们就是觉得,精神文明建设,到了非抓不可的时候了“…………”

    果不其然,几句寒暄之后,张主任单刀直入,“这接下来,文明办又该有点大的动作了?嗯“……,我就是好奇,打听一下。”明白了,陈太忠顿时就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了,潘部长为什么一大早就把自己叫过去,这就是症结所在啊。窦部长说得没错,文明办最近的宣传,有点跟不上去,可搁在旁人眼里,这就叫偃旗息鼓,不成想就在今天,啪地一声,又是一篇措辞强硬,…咳咳,措辞较为强硬的稿子见报了。

    2708章天干物燥(下)

    陈太忠觉得稿子没什么,郭建阳也不过就是觉得措辞强硬了一点,但是看在别人眼里,可不是这么回事,现在文明办的稿子,约等于风向标,有例子在那儿摆着呢口连篇累牍地报导了些张州的事情,然后张州市委垩记江川就掉下来了。今天又一篇重量级的稿子,怪不得人人自危。

    这么来说,潘剑屏的问题就很好理解了,潘部长要搞清楚,写这个稿子,是陈太忠的本意还是被人授意的,被人授意的,那真的不要紧”但若真的是陈太忠的本意想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老潘就要问他下一步打算丰什么了。陈太忠不知道的是,潘部长其实也认为,小陈是得了别人的授意,原因很简单,这种措辞的稿子真的是严厉了一点,就算文明办送过去”窦草命那边肯不肯买账也是一说,老窦那人死板得很这就是行家的眼光,都是老宣教干部了,谁不知道这点东西?

    小陈yin威再盛,窦革垩命不认可的话,也是会顶住的,至不济,老窦会跟宣教部打个招呼这个稿子我拿不准该不该发,潘部长你指示一下?

    而话说回来,潘剑屏确实是这么猜测的,可他还真的不敢这么认定,原因无他,小陈这家伙的折腾劲儿真的太大了,别的不说,一个处级干部在报纸上发几篇文章,一个省委委员就无地自容地申请离岗了谁见过这么牛逼的处级干部?

    所以,潘部长对待这篇稿子的态度,是没有错的,他必定要第一时间搞清楚其中因果。陈太忠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想明白了这些,那么接下来他的回答,自然就是含含糊糊的了,“呵呵,也不会有太大的动作,就是宣传一下精神文明建设的必要xing。”

    官场里最常见的,就是这种含糊其辞的回答,但是同时,它也是最可怕的,至于其间味道,只能是当事人自己慢慢咀嚼了。张晓文那边听出了什么,陈太忠并不想关心,挂了电话之后,他也没心思马上回会场,只是一个人静静地思索: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注意到这篇文章,然后……想歪?

    事实证明,会看报纸的人非常地多,张晓文不过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一或者说别人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要他帮着问一问,张主任是没了念想的人物,也不怕出头问。林科所的会,本来还是要管午饭的,不过在陈某人的眼里,也就是林业厅的老大李无锋,能让他不得不留下来陪着吃饭,其他人嘛……,还真的不怎么够条件。

    所以他很客气地半路离场了,林科所的所长还想挽留他,被他笑眯眯地一句,部里领导找我有事”回绝了~这也是在官场上推掉不熟悉人宴请的不二法门。回到文明办之后,郭建阳跟领导汇报了一下事情还真像陈太忠想的那样,这篇稿子引起了点轰动,甚至罗克敌都专门找陈主任的通讯员问一声:针对这篇稿子,我们稽查办能做点什么不?

    接下来,甚至涂阳的刘东来市长都将电话打了过来,夸奖说这篇文章写得不错,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刊登这么一篇文章很有意义,有若晨钟幕鼓,又似当头bang喝,是难得的佳作。哥们儿也就是因为满足了你们涂阳的投资需求,你才肯认我的啊,陈太忠听得也只有苦笑了,当然,他也知道,刘市长打这个电话,肯定不是专程来夸奖文明办秘处的功底的。

    于是陈主任很滑溜地回答,刘市长您说得很对,精神文明建设实在走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了,不过涂阳市在这一方面的努力,我们是看到了,也比较肯定您这儿的成绩。刘东来当然也想了解一下,这文明办是不是又要搞什么,所以他对这个答案不能说满意,不过听说没有针对涂阳的意思,反倒隐隐许了点帮忙开脱的意思,他也不能要求再多了。我应该借这个势做点什么,陈太忠心说这机会不用白不用”可是琢磨一下,手上也没什么大文章可做,于是打个电话吩咐李大龙一声,要他再把手上的举报信过一遍。李大龙登时就发愁了,就在这一周内,他接到的举报信,是以几何级数的方式增加的好,其实没有那么夸张,但是真的很多。这还是因为江川请辞王志君被双规造成的影响,田立平和杨滨的事儿,倒是没几个人知道,可王志君是堂堂的市委副垩记,说掉就掉下来了,更恐怖的是省委委员江川,在改非申请上填写的原因,也是因为“干部家属调查表”填写不实。

    没错,天南的厅级干部是很多”但是这种扎扎实实的厅级丰部,那是真的没多少,连着掉下俩来,谁能注意不到?对举报信的威力,很多人也比较清楚,尤其是体制内的主儿,更是知道这东西不过是样子货,关键是看上面有没有人想追究起码,纪检委那儿对举报信是这样的一种态度。所以一见到文明办手起刀落,两个厅级干部下马”就算对举报信没信心的主儿,也琢磨着能不能借着这个风儿,举报一下呢?就像李大龙身为省纪检委的干部,情知王志君屁股不干净”都死死地不敢动一样,举报了没结果,自己没准就要倒霉了”这是大多数人的典型心态。那么现在,稽查办收到的举报信猛增,就很正常了,李主任觉得自己的人手有点不够用了,“陈主任”这筛选工作量太大了,又要谨自…………能不能从行动科借几个人?”,行动科是李云彤分管的,傻大姐不但是陈主任的嫡系人马,而且最近行动科相对地没什么事情,他提这个要求挺正常。这可以啊,陈太忠就想同意”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有些地方需要强调一下,“借过去的人,你要跟他们强调一下组织纪律xing,还有保密制度。”

    这个是一定的”,李大龙难得地笑一下,事实上,他身为纪检干部,怎么可能考虑不到这个因素?“比较翔实的举报信,还是我这边来处理。”,啧,李主任做事,确实比较让人放心,陈太忠决定结束这次谈话,“那我跟李云彤说一声,让她过去找你。”他可没想到,自己这么吩咐,又引出了多大动静,按说这个行动科没几个人稽查办正在完善中,总共也没几个人,行动科就算人多的了,也不过一正两副三个科长和一个科员。但是就这几个人,由于是暂时借用的,大家虽然知道,举报信是一件很秘密的事情,可终究是借过去的人,不是长期的。

    在省委的干部,谁还没有仨瓜俩枣的朋友,他们倒也未必是主动想说,但是架不住别人要问,你最近忙井么呢?这么一来,文明办在大力举报信的消息,在当天下午就传出去了,省委大院里,根本就不存在真正的秘密。陈太忠并不知道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太在乎,分管行政科的可是李云彤,就那傻大姐的样儿,保不齐她自己不小心就走嘴子。眼瞅着就又是周末了,陈主任正琢磨着,本周雾要不需要再加一次班的时候,下午五点多,丁小宁给他打来了电话上班时间,丁总给他打电话,这是比较罕见的现象。京华房地产的工程,出问题了,问题不在公司身上,而是在施工队身上,上次劳动厅的人来查用工合同,查完京华公司,接着还查了施工队。

    施工队的用工合同,那就真的很扯淡了,想一想就知道,连京华房地产这样的公司,执行劳动法都不是很严格,还是在被人查住之后才补的一两千年初,大部分公司都是这样的风气。尤其那些对公司不是很要紧的员工,本身稳定xing也差,隔三差五地就跳槽了,所以对合同,真的不是很重视。施工队用的,大部分都是农民工,别说农民工,就算那些熟练技术工人一简称大工的,也不可能有合同。上一次劳动厅就查出问题了,要施工队赶紧补合同,这边想着这个要求很扯淡啊,不过,谁也没胆子当面说出来,就说我们慢慢补。结果今天上午,劳动厅的人又来了,施工队只当是京华玩得很大,根本没把这当回事,甚至一份合同都拿不出来上次李主任可不是说,还要买房子的吗?这时候劳动厅的人,脸se就有点不好看了,不过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在下午的时候,有人打过来电话通知丁小宁:你那几个施工队缺少用工合同,我们打算整顿,京华公司不要再用他们了,我们可以出具证明,不是你违约。!~!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相关小说:仙之极道武魔独尊官人很忙空间基地军火商数码暴龙之组合世界无敌神帝异界刀皇战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