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官仙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求月票)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收钱是给面子十万啊,陈太忠听得有点咋舌。0m文字版首发只打听一下这个专题的性质和播放时间,就是十万块 不做任何关说的情况下。

    就这,人家苏文馨还送他一个人情呢,小陈,咱们都不是外人,苏姐我一分都不赚你的,这是给别人的费用小雅在中视干过,你问问她就知道了,《热点访谈》的性质你也知道,你说台里能没有保密措施吗?”

    这保密措施会有这么严吗?陈太忠有点不信,心说你不过是欺我在中视不认识人嘛,谁想苏总就像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轻笑一声,“你还别不信,这是我有门路,要不别说十个了,你自己拿上二十斤”我都不要求你探听出消息来,你能找到一个敢收的人就行。”

    唉唉,这年头收钱都是给面子啊,人家把话说到这介,地步了,陈太忠当然就能理解了,这种现象在下面地市不多见,但是也有,不过在京城大概就是常态了 天子脚下谁不得小心?

    “那就麻烦苏姐了,回头我把钱给你”陈太忠笑一笑,顺手摸出个盒子来塞到苏文馨手里,“也不能让苏姐你白忙,这就是一点小意思啦。”

    为朋友办事,他可是舍得花钱的。自掏腰包一点问题都没有,刘彬那人仗义,他就要以仗义还之,至于这件事甚至可能涉及到杜毅一边去,管你是省长还是部长呢?我跟你又不熟。

    他敢送,苏文馨当然就敢收。而且这帮人有个毛病,该小心的时候是万分小心,可是该放肆的时候,却也非常放得开。

    苏总接了盒子到手,根本不带犹豫的顺开,接着就是轻笑一声。“好我的天,这钻石得有三克拉吧?太忠你确定这是钻石不是玻璃?”

    盒子里是个大大的钻戒,那钻石的体积看上去跟莲子仿佛,她可是个识货的,包间里光线有点阴暗,一下看不出成色来,但是只说这体积。就够惊人的了。

    当然,这钻石的体积之大,戴在普通人的手上,绝对有暴发户的嫌疑了,可是苏文馨知道,这样的戒指搭配上适当的衣服,正合适出席某些场合  当然,这种场合比较少,不过她的手里,还真一直就少介小这样的道具。

    “不大一点东西,我至于拿玻璃哄你吗?”陈太忠笑着回答,他可是注意到她眼中一掠而过的亮光了,心中就难免些微的得意,这珠宝果然是女人的最爱啊。送这种东西还真是比较合适的。

    马小雅一见里面是个钻戒,心里就是微微的一酸,听到苏文馨管他叫“太忠”而不是小陈”嘴角的肌肉禁不住跳动了一下,不过她最终还是沉住了气一声不吭。

    可是苏文馨偏偏地不肯干休。侧头看一眼马小雅,笑着问一句,“小马,太忠给我这个戒指,是要我帮忙办事的,你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吧?”

    马小雅当然会有想法,陈太忠送她的钻石项链价值要比这高多了,但那只是项链不是戒指  戒指所代表的含义,相信大家都清楚,甚至陈家人自己都清楚,等闲不肯送人项链,这也就是对苏文馨,他没啥想法。心说哥们儿都被成亲了,你不会再误会了吧?

    马小雅知道苏文馨有意调笑自己,但是同时她也清楚,苏总这人玩起来疯,打牌是如此做事也是如此,她若不能小心应对,苏家姐妹没准还真好意思下手把人抢了去。

    穿了还是她在圈子里的地位太低,若是能混到于总那个份儿上的话,苏文馨就算疯也要多少顾忌一点,想到这里,她轻笑一声,“苏姐您说笑了,这是我俩的心意,不能让您白忙不是?”

    看到姐姐收到一个钻戒,苏秦馨探手拿过去仔细欣赏了一阵,才看陈太忠一眼,不知道为什么,陈家人居然感觉到了某种若有若无的怨念笼罩住了自己。

    莫不成,是我没看上她的妹妹。苏文馨才有意刁难,报了一个十万的价钱?下一刻,陈家人又开始了联想,不过最终还是摇一摇头,将此事抛在了脑后这点钱还真的不值得斤斤计较。

    接下来,就是下一个问题了小马,你知道不知道,谁跟这个建筑协会的人比较熟悉一点,我想搞个鲁班奖来玩一玩。”

    “这个啊,我还真不知道了”马小雅沉吟片刻,最终还是摇摇头。“人肯定是能找上,但是中间是个什么样的渠道就不好说了,要不你问一问南宫吧。”

    显然,这样的活儿在这个圈子很少见,所以她也不知情,不过听起来。南宫的能量要比其他人的大一点。怪不得阴京华虽然是靠着黄家,但这个圈子还是隐隐以南宫为首。

    不过南宫毛毛也忙着呢,那叫做小玫的女孩儿唱完歌之后又过来了。缠着南宫叽叽咕咕地说个不停,看起来挺兴奋的样子。

    陈太忠竖着耳朵听了一听,才知道这女孩儿为什么会这么高兴,敢情于总给她介绍了一个买卖,在某个酒类广告里上镜,虽然费用不是很高。只有十来万的样子,但是对她来说意义重大,若是能抓住这个机会。她就可以借此摆脱野店歌手的身份了。

    别说,这小玫久在社会底层混。身上也沾染了些江湖习气,“毛毛哥,今天的单我买了,你人到了,就算捧小妹的场了。

    切,你有那资格替我们买单吗?南宫毛毛心里冷哼,我们算计外地人的钱那是天经地义,但是占你的便宜”还真丢不起那人,野路子就是野路子,这种话也说得出口,这小毛丫头还是太嫩啊。

    不过他也不想点破  专门点出来,那不但影响气氛也**份,说不得笑着摇一下头,冲陈太忠招一下手,“太忠你这是,有话要跟我说?”

    这家伙倒是酒醉心明啊,陈太忠知道他喝了不少了,却是通过自己不经意的两眼就能猜到点什么,还真是厉害。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儿,陈太忠才说了几句,意思是自己的科委大厦想要争取鲁班奖,南宫那边已  过来了,“凤凰市的科委啊什么公司承建的建皱多少钱吧?”

    他这一张嘴,就点出了两个要害。还隐隐影射凤凰地级币的身份,陈太忠禁不住伸出个大拇指来,“还是你老哥厉害,张嘴就说到点子上了”

    “什么厉害不厉害的?老哥我就是眼皮子杂了一点”南宫谦逊地摇一摇头,“呵呵,好歹也是在四九城混了大半辈子,就算没吃过猪肉吧,还能没见过猪跑?”

    四九城是个什么典故?陈太忠听出来了这四九城指的就是京城,但是为什么是四九呢  三十六天罡之数?当然,这疑惑只是一闪而过。办正经事儿的时候,谁会关注枝节末梢的事情呢?倒是没得显得自己没文化。

    等南宫毛毛听完他的大致介绍。沉吟一阵才摇一摇头,“这个事情嘛,孙姐能办了,不过她也不太方便,说句难听的,太忠你这条件太差了一点。”

    “这么来说,就是不行了?”陈太忠叹一口气,皱着眉头发问了。

    “切,咱兄弟的字典里,还就没有‘不行,俩字儿”南宫哼一声,这酒劲儿上头,虽然不影响他的判断力,却也是没的多了两分豪气。“别人靠关系能上,咱为什么就不能上呢?”

    “那是!”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拍大腿,竖起个大拇指来,“老哥这份儿豪气,真是没的说,那就麻烦你费心了。”

    “咱哥俩有什么可客气的?”南宫毛毛笑着摇一摇头,状似不以为然。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坏了,这牛吹得有点大了,太忠这是打算讹上我了?

    其实对他来说,这北京城办不了的事情,还真的不算太多,但是有两个字必须强调一下 成本!这成本不是说钱多钱少,只要钱能解决的,那就都不是事儿,而是说人情的成本,有些人的人情,你是想花钱都没地儿买的。

    所以他微微地有点后悔,酒喝多了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儿,不过总算还好,他在吹牛的时候就想到了退路。“不过,孙姐办这事儿不拿手,太忠你不是认识部办吗?我听孙姐说。那家伙帮人跑下来过鲁班奖”

    嗯。也是个地级市的项目。”

    这话倒是一点都不假,但是南宫毛毛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点,那个地级市的建行大厦,不仅是投资了一点二个亿,而且更重要的是那是建设银行。

    “部孙啊”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说实话,他对部瑟的印象并不是很好  那家伙的样子看起来拽拽的,出来打个麻将还要装模作样地带上个茶艺师,可是偏偏地,别人都告诉他,部办手上真的没什么钱。

    而且,那厮还在他跟斯文森的时候输给邵国立不少,他怎么想。怎么觉得这部孙未必肯帮这个忙。一时就愣在了那里。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也有不要面子的直接找部瑟,有那点不合适。陈太忠最终还是拿定了主意,想起来好像韦明河跟部瑟关系不错,还是先联系一下韦主任吧。

    不成想这韦主任似乎是改了性子。居然一直泡在青江,有十来天没有回来了,接了他的电话才表态。“我还得过几天才能回去,你找我有事儿?”

    “算了,我还是找邵国立吧”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部猛以那性子。老韦你只打个电话的话,怕是不能成事,保不齐还要坏事,那邵国立邵总稳稳能吃住部宛小一退而求其次,找老邵吧。

    邵总一听他来北京了,笑着骂他一句,“太忠你可不仗义啊,来了也不知道招呼一声,我这气儿不顺。得罚你。”

    “唉,公事嘛,好不容易有点时间。”陈太忠干笑一声,“下午还有安排呢,中午找个地儿坐一坐?”

    “坐是可以坐,不过这罚是免不了的”邵国立在那边哈哈笑着,“算了,我也不为难你,过一段时间我要去欧州看两个朋友,把你巴黎模特界的资源拿出来好好招呼我一下。我就不计较了。”

    “呵呵,那还不是一句话?”陈太忠轻笑一声,“对了,我要找部练问点事情,你把他也叫上,到时候记得帮帮腔啊。”

    “嗯,行”邵国立回答得极为痛快,却是没问是要办什么事儿。这也是衙内们的做派,他们被人求得太多了,既然不是找他办事。他就绝对不问到底是什么事儿 人家找部办,自然是打听过了的,最起码小部办事的优势应该比他大,那么他多的什么事儿?

    午饭是在一家极为隐秘的饭庄里吃的,陈太忠开着车找了好一阵才找见,可是车开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占地并不小,而且饭庄的档次也不低,古香古色典雅异常,却又没有那种刻意追求的奢华感,他不禁有点感慨,北京这种地方好多啊。

    部练还是那副拽拽的样子,身边依旧带了一个帮闲,邵国立身边也有一个,却是低眉顺眼的美女,只有陈家人是孤身一人,只从做派上讲。就落了下乘。

    陈太忠不开口相求,部公子是绝对不会问的,所以三个人一边吃喝一边海阔天空地胡吹着,不过不管怎么说,上次部孙也通过陈家人勾搭了俩巴黎女模特一夜**,这态度比之以往,当然是要好不少。

    直到大家吃喝得差不多,陈太忠方始提出了问题,“老部,听说你帮别人跑过鲁班奖,我这儿现在也有这么一个项目,”

    “啧,不好办”部孙听他讲究,沉吟了一下才摇摇头,拒绝的是真够痛快的,“建行拿这个奖肯定没问题,你那科委不行,差得太多了。

    “差得少了能找你吗?”邵国立倒是真的帮腔了,不过这帮腔的话也是挺冲的,“小部,大家都是朋友。你别总推推脱脱的,跟个娘们似的。”

    “我也没说不帮忙不是?”部孙白他一眼,又哼一声,才侧头看看陈太忠,“不过我先问一下,你打算花多少钱办这事儿?”

    “钱倒是好说”陈太忠笑着回答。“该出多少出多少,老部你需要的话。只管开口官仙  vip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求月票)“先拿半吨,我帮你试试吧”部孙还真敢要,看他那轻描淡写的语气,说五百万好像就是在说五块一样,“能出五吨的话,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当然,你那楼得差不多点啊。”

    不是吧?就算陈太忠做好了花大钱的准备,也被这话惊得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这点钱他倒是能张罗来,可是,,五吨的话,足够再建两栋大厦了。

    “你这是”邵国立都听不下去了,张嘴就想说你丫这是不是穷疯了,不过话到嘴边,终于是硬生生地咽了回去,两人从认识起就斗嘴。一直斗到了现在,但是什么话合适说什么话不合适说,他还是清楚的。

    “一个方面不足,你就得从另一个方面补,要不一开始我说就不可能呢?”部孙看他一眼,心里明白这家伙想说什么,于是懒洋洋地解释。“这不是我要拿这么多,是就得有这么大的投资”你看看现在的鲁班奖,哪个工程不是九位数十个数的造价?”

    “太忠你”这个费用有点大了。你能承担下来吗?”邵国立看一眼陈太忠,眉头微微地皱着,他可是没想着人家要自掏腰包,心说一介。

    区区的地级市的科委,三五百万的公关费可能还能找个什么名义下账糊弄过去,但是五千万,,账都不好做。

    我怎么觉得你这帮腔的,是我变相激我呢?陈太忠心里有点不爽。若是搁在两年前,他肯定二话不说一拍胸脯就答应下来了  这点钱在哥们儿眼里算个毛!

    可是现在就不同了,他已经学会在某些场合装孙子了,当然就不介意适当地战略转进一下,尤其是看着部孙那漫不经心的样子,袖这心里分外地不是滋味儿:你觉得离了你,我就没有途径办事儿了吗?

    想吃定我,你还差得远!陈太忠苦笑一声,微微地摇头,“五吨啊 这帐该怎么下还真是个问题。我得跟领导请示一下。”

    “嗯,这肯定的,公关成本比建造成本还高,走到哪儿也不好交待”部瑟懒洋洋地点点头,丝毫没有为对方的退缩而着恼,一副“我根本不在乎这俩小钱”的样子,“太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的好。”

    这家伙说话的口气,实在是有点让人受不了,亏得陈家人最近克制力大增,也知道这厮从来就这个鸟样。所以不跟他计较。

    然而,公道自在人心,就算他不计较,邵国立都觉得面子上有点小挂不住,在散席的时候逮个空子。悄悄跟他嘀咕一句,小部家里对他的钱管得紧,嗯,你知道就行了,”

    换个人的话,邵总是不会来这么一句的,虽然是部孙做得有点出格。但是大家都在一起的,他也不想被人看了笑话去,可是小陈做人不错手笔也不小,澳门赢了钱都不想要呢  咱不能对不起朋友不是?

    陈太忠早就知道部瑟手头不宽松了,而眼下听到这话,更是确定网才部办在狮子大张口 这不是,连老邵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亏得哥们儿网才没答应,要不然岂不是成了惹人耻笑的大凯子了?

    不过,他也没有生气,只是觉得有点好笑:你就装逼吧,好好地装,哥们儿我还就不找你办这件事了,哈哈。到时候看是谁会生气。

    吃完饭也不过才一点半,陈太忠将车停在路边,正琢磨着是不是该去荆俊伟的工作室转悠一趟,就接到了范如霜的电话,范总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微微的颤抖,小陈,美国的凯撒铝厂爆炸了!”(注)这可绝对不是我干的啊!陈太忠一下没反应过来,迷瞪了一阵才回过味来,“这个,范董,我记得你有午休的习惯来的,是吧?”

    “我哪儿还睡得着啊?”范如霜轻笑一声,她其实清楚,对小陈这个外行来说,真不知道这消息意味着什么,说不得就要详细解释一下。“凯撒铝厂是世界上第二大氧化铝厂,格拉莫西氧化铝厂一爆炸,氧化铝价格的攀升指日可待!”

    哦,世界第二啊,炸愕好!陈太忠可是知道,临铝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就是因为氧化铝卖不动,直接影响了下马乡那一块的铝矾土价格和付款方式,所以这个爆炸是好事儿。

    然而,他还有一点弄不明白。“可是范董,咱们现在跑的是电解铝的项目吧?这个跟氧化铝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 ”范董心说你怎么这么笨呢?“氧化铝的价格上去了。电解铝的价格能上不去吗?这个项目必须要马上动手了,晚了就坏菜了!”

    陈太忠吃她这么一,也觉的挺有道理,哥们儿在官场混了这么久。精商是上去了一点,怎么这智商蹭蹭地往下掉呢?“呵呵,我联系过黄总了,他的时间不敢保证,让我下午再联桑他一下。

    “嗯,你快联系吧,我要准备给公司再做点东西了”范如霜的兴奋隔着电话都能听得出来,“必须要快,等别人都反应过来就晚这个爆炸很大吗?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兀自有点迷糊,那么大介,厂子也不可能全炸了吧,影响真的会很大吗?

    看看时间,已经是接近两点了。他拨一个电话给伯明翰的尼克,“尼克,我问你一下,这个凯撒铝厂爆炸,会对国际氧化铝价格产生很大影响吗?”

    “嗯嗯,,氧化铝?”尼克正迷迷糊糊地还没完全清醒呢,“你确定是氧化铝吗”好吧,我在半个小时之内给你一个答复,你能让我先刷一下牙吗?”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也没心转悠了,还有半个小时,哥们儿就在车里打个盹吧,谁想他才将座位调好了又响了,这次是韦明河打来的电话,听起来舌头有点大,“太忠你中午,跟部孙吃饭啦?。

    注:凯撒铝厂爆炸是在九九年七月份,风笑这么写是情节发展的需要,请行家勿深究,嗯,顺便要月票。)(未完待续

    问:访问:

相关小说:仙之极道武魔独尊官人很忙空间基地军火商数码暴龙之组合世界无敌神帝异界刀皇战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