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官仙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四千五百二十九章 雌伏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修仙狂徒悄悄迷上你全职修仙高手女配师叔修仙路魔天记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边贵波听到吕姗的回答,就有点生气了,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最近他跟李强接触比较多,就打电话给李书记告状。.

    李强是有心把固城也纳入北崇经济圈的,边书记愿意投靠,他也不反对,不过纳入这个经济圈,谁主谁副,这是个问题。

    李书记知道,陈太忠不可能甘心为人做陪衬,但固城是老城区,不仅是区党委所在地,老年间更是能跟花城抗衡的,比北崇优越的地方太多了。

    而且固城的边贵波,也不是他的人,有些事情艹之过急,容易让人误会。

    然而,李书记也不可能再给吕姗打电话了,才因为云中的事儿打了个电话,再打成什么了?于是他淡淡地表示,“你跟小吕说,我知道了,让她跟陈太忠说一声,给你办了。”

    李强之所以不联系陈太忠,是因为他觉得,小陈也应该明白,固城早晚要划进北崇经济圈的,边贵波最近跟北崇有接触,而陈正奎看边贵波,是相当地不顺眼。

    市政斧的驻地是文峰区,不是固城区,要不然,边贵波没准都被陈市长调整了。

    边书记得了这个指示,就马上给吕姗回拨电话,说李书记已经知道此事了,让你跟陈太忠碰个头,把事儿办了。

    “我说得很明白,让李书记给陈书记打电话,”吕区长听得就有点不高兴,“你让我跟陈太忠说,这不可能。”

    “这是李书记说的,”边贵波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北崇人也太狂了吧?“你要是不信,给李书记打电话问一下。”

    “你跟我说这些,没用!”吕姗再次压了电话,心说让我给李强打电话,你算什么玩意儿?

    十分钟之后,她的电话又响了,这次是陈太忠打来的,“固城边贵波给我打电话了,怎么回事?”

    “他要平价煤,”吕姗很恼火地回答,“根本就没他的份儿嘛……固城全是城区,种的烟叶有没有五百亩?凭啥给他平价煤?”

    “你要有空,来我办公室说吧,”陈太忠本来是想说她两句,固城目前也在跟北崇搞合作,可是听她这么说,反倒是不好开口了。

    吕姗的毛病很多,但是她有一个很罕见的毛病——把口袋里的钱看得特别紧,一般的干部,都是想着公家的钱,何必那么太在意呢?省下来也没人念好。

    这或者是因为她在财政局干过,是职业习惯——财政局的人,手都是攥得很紧的。

    不过对陈书记来说,这个习惯,从某些角度上来看,可以算优点。

    财政局的人不是不会花钱,而是自己内部花——花在北崇,总强过送给别人。

    吕区长手边还有点小事,可是这几天别人频频占北崇煤炭的便宜,已经让她有点无法忍受了,她觉得要跟陈太忠好好说道说道此事。

    她收拾一下心情,细细想一想事情经过,觉得自己没什么做错的地方,于是站起身就赶往区党委。

    陈太忠听她说完,沉吟片刻之后,缓缓发问,“这是李书记没给我打电话,要是给我打了电话,我通知你放煤……你怎么做?”

    “那我也要问一问,为什么给他们煤,这是北崇的财富,”吕姗很不客气地回答,想一想之后,她又重重地补充一句,“这是北崇全体老百姓的财富,咱们只是代他们经营,代他们保管,不能代他们消费。”

    后面半段发言,也算是投其所好——她知道陈太忠很看重老百姓。

    “因为固城也是北崇经济圈的待发展对象,”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是可以争取的。”

    吕姗沉吟起来,她也知道,市里有个北崇经济圈的说法,但是因为明面上有花城对抗,还有来自市区的经济力量反对,比如说文峰,比如说固城。

    再加上市政斧明显没有支持的意思,所以这个说法,并没有公开。

    当然,她知道这个联盟是松散地存在的,敬德、五山和北郭,都是紧靠北崇的,云中是比较令她感到意外的,要说固城,她真的没想到。

    “如果是这个理由的话,”考虑之后,她字斟句酌地回答,“那我能理解,但是……李书记给您打电话了吗?”

    最后一句反问,体现出了她的倔强。

    “到现在为止,李强都没有给我打电话,”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然后摸出一根烟来点上,他甚至不怕直呼市委书记的名字,“你既然坚持让老李打电话给我,他没打……愿意不愿意坚持原则,那是你的事了。”

    “祸水东引吗?”吕姗眉头一皱,她说话,有时候特别刺人。

    “智商堪忧啊,”陈书记嘴里也没好话,他摇摇头叹口气,“我既然同意你去做,那不管你选择什么,我都会尽量配合……我是你的搭子,是你的班长,明白吗?”

    “那我反对的话?”吕姗试探着问一句。

    “推到我身上,说老李没给我打电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你想支持的话,也要做通我的工作,就是这样……我是班长。”

    “嘿,”吕姗笑了起来,她真没想到,这个出名刺头的男人,其实是非常讲道理的,蛮横归蛮横,也是特别护短。

    这样的领导,以前她见过,但是现在越来越少了,跟着这样的领导干,其实是很轻松的,只要把事儿做对了,捅出大篓子也有人管。

    吕区长是毛病比较多,但是同时,她不是很喜欢无事生非,她只是在自家一亩三分地儿,做事随心所欲一点,又把自家的钱财看得比较紧。

    陈书记这么表态,她就很高兴,能省点钱了,出事也有人管,至于说书记大人一副只手遮天的架势,被她直接无视——反正我也争不过他,有个强有力的领导很不错。

    于是她表示,“那我知道了。”

    陈太忠见她喜眉笑眼的,想一想之后,又说一句,“你能省下的钱,最好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到时候老百姓都会念你的好,咱们为官一任,图了什么呢?”

    他这个说法,是参照了陈洁的心理,对于女姓领导,除了小白,他最了解的就是陈省长了——不算高调,特别护短,在自家分管范围内是横着走,可有时候还有点女姓的优柔寡断。

    “不能用于改善办公条件吗?”得,吕姗终究不是陈洁,这话就直接问出来了。

    很久之后,陈太忠才品出这俩人的差异,其实本质上讲,这两个人真的是很像的,但是陈洁的起点,比吕姗高出很多,这就有了心态上的差异。

    最重要的是,陈洁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生人,吕姗生于六十年代,两人成长的环境不一样,一句话来说,吕区长对金钱的欲望,是陈省长不能比的——她生活在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而陈省长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早就定型了。

    吕姗的毛病,就是太看重金钱,太注重享受。

    当然,此刻的陈太忠并不知道这些,他想一想之后发话,“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办公条件当然可以改善,但是老百姓的条件还很差,咱们改善办公条件的步子,可以迈得慢一点,小一点……你说对吧?”

    “没错,”吕姗点点头,能改善办公条件就好,没有谁喜欢固守清贫,纪守穷那种心态,不是时下人能理解的。

    事实上,陈太忠没有发现,吕区长本人,正义感其实是非常强的,当然,前提是不涉及到她本人,不影响她的生活质量。

    她也不喜欢治下全是贫困的老百姓,女姓干部,通常都是比较感姓的,所以离开书记办公室之后,她就将此事放到一边,等着对方打电话。

    第二天,边贵波又打过来了电话,吕区长就直接表示,“你固城要多少吨,拿出个依据来,我们议一下。”

    “不都是五万吨吗?”边书记这次可真的火了,大家是同级单位,你北崇区长,凭什么跟我要依据?我还是区党委书记呢。

    “我们这个低价煤,是炕烟叶的补贴,”吕区长淡淡地解释原委,“在我印象里,固城没有多大的产烟区。”

    “整个阳州,炕烟也用不了五万吨煤,”边贵波直接反驳,他要这五万吨平价煤,是有点别的缘故,而且是获得李书记点头的,吕姗这么卡住,他当然要计较。

    “北崇给居民发了二十万吨呢,”吕区长直接顶了回去——我们愿意给谁,给多给少,关你什么事儿?

    “陈太忠也是这个意思?”边贵波沉声发问,他昨天打电话给陈太忠,对方答应了解一下情况,却也没有多说。

    “太忠书记说了,此事由我全权负责,”吕姗淡淡地回答,不知不觉间,她就熄了跟陈书记打擂台的心思,公然屈居其下,她也没什么委屈感,反倒是有点得意——这个事儿,我说话就算。

    当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她一旦做出决定,也得跟陈书记碰个头,还得跟王媛媛招呼下。

    边贵波登时就无语了,以他的耳力,自是不难听出,北崇的新区长,似乎已经心甘情愿地雌伏在陈太忠的yin威之下了,没错,真正的“雌伏”。

相关小说:仙之极道武魔独尊官人很忙空间基地军火商数码暴龙之组合世界无敌神帝异界刀皇战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