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凤唳九天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第3卷:邪魅君王 第28章:井下的尸体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总裁的天价小妻子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神级强者在都市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爷恨姚素鸾,莫婉又何尝不是。莫婉之所以让她活到现在,除了她手里有那份证词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日莫婉要将大姐的死昭告天下,若姚素鸾死了,便是死无对证!王爷相信么,终有一日,莫婉会让害大姐的人在大姐的陵墓前磕头认罪,再自绝而死!”深邃的眸滚动着幽冷的寒意,姚莫婉一字一句,仿佛带着刺般挑起了夜君清心底的鲜血。

    “到底是莫心的妹妹,本王没看错人!”夜君清硬是将眼泪吞进肚子里,狠狠点头。

    “王爷这么说是认可莫婉的做法了?”姚莫婉收起眼中的冰冷,狐疑看向夜君清。

    “自然,你比本王想的要周到,不错,莫心惨死,害她之人不该死的那么轻松!”夜君清释然,暂时放下了对姚素鸾的杀机。

    “那好,王爷快些吃饭,吃完饭帮莫婉办件事。”从这一刻开始,姚莫婉知道,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让夜君清办任何事了。

    “不吃了,办事要紧,什么事?”夜君清当下起身,满腔激情的看向姚莫婉。

    “莫婉的话堪比鸡血啊……”见夜君清如此,姚莫婉不禁感慨。夜君清闻之,原地石化。

    晌午十分,夜鸿弈本想到关雎宫瞧瞧姚莫婉,却不想走到御花园时,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争吵声。

    “发生什么事了?”夜鸿弈面色阴沉,厉声问道。

    “老奴这就派人去看!”安柄山转身,欲吩咐身后的小太监跑一趟,却被夜鸿弈拦了下来。

    “罢了,朕亲自去。”自安柄山所炼丹药被绝尘验证之后,夜鸿弈越发深信不疑的每日按时服药,以至于这两日,他只要想到姚莫婉,身体便即刻有了反应,可这反应只持续了半盏茶的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种情况下,他着实不该去关雎宫。

    安柄山的状况也不比夜鸿弈好多少,虽然他对男女之事无甚感觉,可自从服用丹药后,安柄山便觉自己四肢无力,头脑发昏,有时候眼前还会出现两个主子。

    枯井前,夜君清单手攥着小太监的衣领,清眸冷凝,如覆冰霜。

    “你敢拦着本王?”夜君清愤然怒吼,说话间猛的推开小太监,大步走向枯井。

    “王爷不可啊,这里什么都没有,王爷这是要干什么啊!”小太监惊恐上前抱住夜君清的脚,苦哈着脸哀求着。

    “本王要干什么轮得着你管!让开!”夜君清一脚踢开小太监,再欲起步时,赫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冰寒的声音。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夜君清闻声转身,见是夜鸿弈,登时拱手施礼。

    “臣弟叩见皇上。”见夜鸿弈出现,刚刚被踢到地上的小太监猛的吓出一身冷汗,此刻已然不顾疼痛的跪在一侧,抖如筛糠。

    “嗯,君清,你在这里做什么?”夜鸿弈瞥了眼小太监,转眸看向夜君清。

    “回皇上,臣弟刚刚看到这厮朝井里扔了什么,一时好奇想要看看,没想到这奴才死活挡着,臣弟心觉有异,这才与他争执起来,不想惊扰了圣驾,还请皇上恕罪。”夜君清据实开口。

    “哦?你朝里面扔了什么?”夜鸿弈转眸看向小太监,却见小太监将头埋到腿间,身体如落叶般抖动不止。见小太监不说话,安柄山上前。

    “该死的奴才,皇上问你话呢!”安柄山刻意靠近小太监,这才看出跪在地上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亲信小敦子。

    “回皇上……奴才什么也没扔……”小敦子说着话,双眼乞求着看向安柄山,安柄山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昨晚一时手痒,折磨死了一个宫女,原是交给这小敦子处理掉,现下想来,这小敦子必是嫌路远,索性将宫女扔进井里了。

    “胡说!本王亲眼看到的,还能有假么?”夜君清登时上前,朝着小敦子的胸口便是一脚。

    “君清,何必这么大火气,朕命人到井下瞧瞧,若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朕赐死他便是了。”夜鸿弈只觉精神萎靡,连站着都有些费力。

    “皇上,这事儿交给老奴,您还是回去休息吧?”安柄山心虚的走到夜鸿弈面前,毛遂自荐。

    “也好……”夜鸿弈正欲转身之时,忽然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当下转身,目光凌厉。炼丹房何等封闭,根本不可能有味道传出来,而且就算传出来,也不会传的这么远。夜鸿弈虽然萎靡,可脑子却好用的很,这味道分明就是他每日服食的丹药的味道。

    “皇上?”安柄山不明就理,狐疑看向主子。

    “君清啊,这等小事你就别管了,交给奴才们自己处理,朕忽然想起来有本重要的折子没批,你且帮朕将龙案上的折子全都拿到关雎宫,朕这身体……”夜鸿弈声音虚弱,淡声道。

    “可是……好吧,臣弟这便去。”夜鸿弈犯难的看了眼枯井,方才转身离开。

    就在夜君清离开的下一秒,夜鸿弈眸色骤凛,转身命侍卫下井勘察。

    “皇上,老奴送您回龙干宫?”安柄山闻惯了这股味,当下没察觉出什么,只想着快些遣走夜鸿弈,却在迎向夜鸿弈凛冽的幽芒不由的噤声。

    安柄山心道自己的事儿皇上多少也知道些,调走夜君清或许是为了给自己留些面子,就在安柄山思忖之际,只见侍卫自井内拎出一具死尸。

    “回禀皇上,井下还有至少三十具这样的尸体。”侍卫一语,夜鸿弈阴眸顿时寒如冰霜。

    “全都驮上来!”夜鸿弈愤然低吼,阴森的眸紧紧盯向那具宫女的尸体。

    “这……这是怎么回事?”在看到女子尸体的那一刻,安柄山只觉浑身血液骤凝,喉咙狠噎了下走上前去,脚步凌乱不堪,眼前宫女分明是他背着夜鸿弈偷偷运出皇宫的试药宫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皇上……”安柄山慌乱的看向夜鸿弈。

    “来人!去请国师!”夜鸿弈愤然低吼,漆黑的目滚动着幽幽的寒意。此刻,侍卫们已然自井底驮了三十具女尸上来。

    看着地上摆着的尸体,安柄山双腿忍不住的颤抖,手中的拂尘亦跟着在风中凌乱。那些尸体皆面色铁青,双眼凹陷,骨瘦如柴,皆是中毒之兆。

相关小说:茅山鬼道之尸道八步道人目睹殡仪馆之诡异事件2我的师父是棺材烈火集团:早安腹黑BOSS红妆17号:天才召唤师不良儿媳错嫁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