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傲立古今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回忆如梦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给你告白,要不要听修仙狂少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夫君个个太销魂圣墟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双冰冷的手被林凌狠狠地攥在自己手心中,却依然是没有半点的温度。

    “姐姐,真的是你吗?”林凌眼中含泪,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激动。

    “生便是生,死便是死,我都不知道我现在究竟是谁。”沈洁的手从林凌的手心中抽了出来,不自然的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她闭上眼,在默默地念诵着什么。

    “老大,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尼采从一旁听出了一些端倪,他急急忙忙的探出头来,不经意间挡在了林凌身前。

    听到尼采的话,林凌却并没有意料之中的激动,他仍然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位女子,一股悲情从身上流出。

    “她是我姐姐,我亲姐姐。”林凌的话语并不是多么的响亮,却是像一道闪电般响彻尼采的心中,他万万没想到,两人竟然是这种关系。

    忽然,尼采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他抬起头看向林凌,满脸的疑惑,“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林凌并没有转头,却是直接看出了尼采的疑惑。

    “让我为你讲个完整的故事吧。”林凌将那如火一般的目光从沈洁的身上移开,他盘膝坐在了地上,轻轻地捋了捋自己的长发,开始了自己要讲的故事。

    而那一旁沈洁的脸上也瞬间爬满了疑惑,她在林凌对面坐了下来,一颦一笑都十分的吸引人的目光。

    看到众人已经准备好了,林凌也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讲述这个并不太长的故事。

    “我有一位姐姐,名叫林珊,她从小精通诗词歌赋,最爱的便是荷塘中的荷花与那睡觉都要抱着的木琴,她喜欢教我弹琴,更喜欢带我一起去欣赏荷花,那时候的生活是多么美妙啊!”林凌陷入了回忆之中,他眼中隐约有人影浮动,像是想起了那个多年不见的身影,他忘记了讲述,就这样呆在了那里,想着从前的事情。

    “咳咳”尼采不自觉的咳嗽了两声,将林凌从那回忆中拉了出来,注意到身旁尼采的目光,林凌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再次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倩影,开始了自己接下来的故事。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些事情总是在你还没有提防的时候便已经砸在了你的头上。”林凌狠狠的咬紧了牙关,十分的气愤,“不知道为何,阮雄忽然将我姐姐赐给了他的表兄沈括为奴,从此我们便再也没有见面,直至数年后沈括造反,我才在刑台上见到了她最后一面,但是那时候已经是物是人非,我甚至已经认不出来那个站在刑台上的人就是我的姐姐。”他说的飞快,声音都有些哽咽。

    听完了林凌的故事,虽然尼采有些半知半解,却也听出了沈洁被赐给沈括的事情,但他心中依然有些疑惑。

    “不知是什么事情,竟然能让一位开国元勋舍弃自己的女儿。”尼采百思不得其解,他曾经听过林凌讲述以前的事情,他知晓这阮雄是一位重义气的汉子,又怎么会办出这种事情呢?

    “你难道还没有什么要说的吗?”林凌转过了头,他的眼神再次变得凌厉,像是一把尖刀,直至对方的心窝。

    “你难道不想说你为什么要成为那沈括的奴仆,为什么会莫名的变成蜘蛛,又为什么会死而复生莫名的出现在这个地方?”林凌歇斯底里的叫道,他的眼神中透着疯狂。

    听到了林凌的话,沈洁瞬间呆在了那里,她也开始慢慢的开始回忆,眼中浮现了一个又一个人影。

    “啊”那正处在回忆中的沈洁忽然失声尖叫了起来,她像是想起了一些十分可怕的事情,浑身都在颤抖,那股雍容华贵的气质消失殆尽。

    “我不知道,不知道。”沈洁带着微微的哭腔,她在不停地哽咽,身子颤抖不停。

    “不知道就别想了。”林凌从旁边走了过来,他的声音像春风一般轻易的就将这里那已经凝固的气氛给吹得烟消云散。

    “我也是想通了,不论你是什么情况,你始终是我的姐姐,这件事永远不会再改变。”林凌紧紧地握住了沈洁的手,就像小时候一般,两人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

    “姐,从今天起你就继续叫做林珊,你说好吗?”林凌像是一个乖宝宝一般蹲在林珊的面前,眼中充满了喜悦。

    “林珊…”听到这个名字,她的脸上难得的划过了一丝难忘之色,“嗯”林珊轻轻的点了点头,她同意了这个名字。

    “姐,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尼采。”林凌慌忙从地上站了起来,将身旁的尼采介绍了一番。

    听到这个奇怪的名字,林珊也是呆了一下方才醒悟过来,想到这个名字的可笑之处,她轻轻捂住自己的嘴,“嗤嗤”的笑了起来,直笑得一旁的尼采也是羞红了脸。

    “我们看看怎么从这里面逃出去吧?”林凌抬起头看着那植入云间的山峰,感觉到十分的无力。

    九天之上,云端宫阙,牛头尖正在于那老妖在饮酒吃菜,两人的表情都颇为激动,“这可是麒麟肉啊!”牛头尖拿起了筷子,一把将老妖的筷子打掉,狠狠地斥责道。

    “麒麟肉怎么了,反正也熟了,怎么吃不是吃?”被牛头尖将筷子打掉,老妖显然是有些不情愿,他眼巴巴的望着那麒麟肉,只觉的口水都要留出来了。

    “呜刀苏泥…”一旁那不断训斥老妖的牛头尖却突然蹦出了这含糊不清的话语,老妖一阵疑惑,不禁抬起头看了一眼,却险些将老命都给吓掉。

    他慌忙将那放在牛头尖身旁的麒麟肉向自己身边拉了拉,牛头尖此时此刻满嘴的口水,已经将整个桌子覆盖,麒麟肉险些便遭受了毒手。

    但是牛头尖却丝毫不为所动,唾沫星子四处乱溅,险些沾到了麒麟肉上,“我去!”老妖再也忍无可忍,他扭过身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地一个大耳瓜子打在了牛头尖的脸上。

    “噗”口水像是银河一般从天上不断的流下,这片区域都被这黏稠的洪水所覆盖,“我擦!”老妖显然也是被牛头尖所深深地震撼了,他大叫了一声正要飞身而起,却被身旁的一个东西吸引了目光。

    “牛头尖,快来快来。”老妖再也不顾忌那盘麒麟肉,他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那张地图之上,一个绿点显得格外的耀眼。

    “哗哗”水声不断的传来,牛头尖在自己的口水中游了过来,姿势极为的享受,还微眯着双眼。

    见到牛头尖凑了过来,老妖直接飞一般的冲上了高空,却没注意到盘子中的麒麟肉却掉在了牛头尖的口水之中。

    “怎么了?”牛头尖满不在乎的游了过来,看向了那张闪烁绿点的地图。

    “这家伙怎么到这里了?”牛头尖十分的不解,他满脸疑惑的看向了天上的老妖。

    “这我不知道,你自己看怎么办吧?”老妖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伸出手却发现那麒麟肉消失不见了。

    “这可怎么办?”牛头尖哭丧着脸,丝毫没有了刚刚的心情,他像是一个焉了的茄子,垂头丧气丝毫没有一点办法。

    “主上特意交代过我的这件事我居然没办好。”牛头尖那充满了愁苦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这可怎么办?”牛头尖轻轻的叹息,目光却瞄向了一旁的老妖。

    “老妖。”牛头尖大呼一声,冲向老妖,想要逼迫他为自己造伪证。

    “哗啦”两人所处的空间却被人用大力猛地撕开,一股慑人的气势从其中爆发而出。

    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从其中走了出来,尽管血流不尽,衣衫褴褛,但从他的身上仍然可以感觉到一股淡淡的花香。

    “主上!”两人同时惊呼出声,他们没想到自己的主上竟然受了如此的重伤,“主上,成功了吗?”老妖赶忙扶住了这位年轻的男子,沉沉的问到,出乎意料,居然连站在一旁的牛头尖也难得的保持了沉默。

    那主上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慌忙的招了招手,将一个凳子拉了过来,主上瘫倒在了椅子上,浑身已经没有了一点的力气,他坐在上面,再也用不出一丝的力气。

    “主上,我没注意让那小子到那个地方了。”那一直站在主上身后的老妖默默地开口对主上说道。

    听到这句话,那原本已经闭上了双眼的主上却忽然再次将双眼睁开,“你说什么?”主上显得很是激动,他压低了声音,却压不住声音中的怒火。

    “是老奴的失误,愿主上责罚。”老妖没有任何迟疑的跪了下去,而一旁的牛头尖却羞红了脸。

    “罢了罢了。”主上却轻轻地晃了晃头,他甚至没有了睁开眼睛了力气,“是福是祸,未来总会知晓,他能提前到那个地方是他的缘分,我们都无法改变的,你退下吧。”他缓缓地出了一口气,好像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代,但是他却已经沉沉的睡去。只余下了老妖与牛头尖面面相觑。

    “尼采,那个东西你拿到了吗?”林凌再次紧了紧腰上的藤蔓,感觉到万无一失后才扭头问身后的尼采。

    “就在这里。”尼采挥了挥自己的空间戒指,脸上充满了喜悦。

    “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了吗?”林珊也是十分的激动,她以往的记忆零零碎碎,自小到大一直生活在这里,想不到终于是可以从这里离开了。

    “我们绝对能离开的。”林凌攥进了林珊的手,入手仍然是一片冰凉。

    “尼采,走。”林凌将自己手中的藤蔓使劲的向上一抛,挂在了一块凸起之上,“我先上去,然后我再拉你们上去。”他扭过头,看着身后的尼采与林珊表情有些凝重。

    他的目光滑到了尼采的身后那无尽的黑暗,眼中精芒闪烁,“下次来,我一定要探测清楚那床下的秘密。”林凌在默默地自言自语。

    “走。”他猛的转过头,使劲一拉,身子便向燕子一般飞了起来,他紧贴着崖壁,快速的朝上面爬去。

    皇朝,一股股淡淡的黑气将这里覆盖,虽然普通人并没有办法察觉,但是阮雄等人却是敏感的觉察到了身旁的变化。

    “那屏障还没有消除吗?”大雄宝殿之上,阮雄一手撑着头,满脸憔悴的坐在皇椅之上。

    “那屏障依旧存在。”林明他的身后欠身回答,声音中传出一阵沙哑。

    “事情发生这么久,天道万世就没有发现吗?紫皇城的守卫们就没有丝毫的察觉吗?难道我们只是试验品吗?”阮雄也是开始咳嗽起来,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一句句的问了出来。

    “这我也是不清楚,难道我们辛辛苦苦打下的这万里江山就要沦为恶魔的繁殖地了吗?”林明满脸的心痛,这皇朝中发生的事情已经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尽管他们修为强大,但在完全的实力面前也只能乖乖就范。

    “使劲。”林凌已经是爬上了崖壁,此时他站在崖壁上狠狠的拉着自己手中的藤蔓,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老大。”尼采终于是从那云雾之中冒出了头,他十分的高兴,兴奋的四下里不停的观看,像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快,天马上就要黑了。”林凌再次抓紧了手中的藤蔓,匀速向上拉动着手中的藤蔓。

    夕阳如血,洒满了这片大地,将这里染得血红一片,根本分不出天上地下,让人感觉十分的压抑。

    “呼。”林珊呼了一口气,用了这么长时间她终于和尼采一起爬了上来。

    “我们还是向前面走吧。”林凌指了指前面的路,心中莫名的十分压抑,他总有种不好的感觉,却不知道这种莫名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行三人踏上了那红色的石路,却丝毫不顾及身后的那一片的赤红。

    火光冉冉升起,照亮了这黑暗的大地,林凌三人围着这堆火绕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

    “姐,你饿吗?”林凌将一只刚刚捉来的野兔拿了出来,放在了烤架上烤了起来。

    “我不吃东西,我不饿。”出乎意料那林珊却是摇了摇头拒绝了林凌的好意,她的面色十分红润,只有欢快与喜悦,却看不出丝毫的饿意。

    林凌有些纳闷的揉了揉头,他不明白为什么林珊不会饿,“你从来没有吃过东西吗?”林凌将烤熟的腿摘了下来,递给了尼采,而那激动的尼采却险些将自己的手指头给咬下来。

    “没有。”林珊好像办错了什么事情一样,她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不吃就不吃,没事的。”见到林珊这幅模样,林凌的心中便是一阵心痛,童年之时每当自己犯了错便是姐姐替自己扛下,挨父亲的训斥时她也是这幅神情。

    看着眼前的林珊,林凌的回忆也再次回到了当初那个时候,他再次想起了那美好的回忆,深陷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一股糊味扑面而来,将林凌从那回忆的沼泽中拉了出来,手中的兔肉已经变成了焦炭,而那想起了往事的林凌也是没有了丝毫的胃口,在尼采震惊的目光中,林凌将焦炭兔肉放到了尼采的手中。

    这次尼采仍然是十分的激动,只不过嘴角在微微的抽动。

    “不用担心。”林凌蹲在了林珊的身旁,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不吃饭也是一件好事。”林凌索性蹲了下来,坐在了林珊的身旁。

    “弟弟。”一个细小的声音从林珊口中说了出来。

    “嗯嗯。”听到了这声埋藏在岁月中的声音,林凌感觉浑身一阵的舒坦,他顾不得许多慌忙回答道。

    “你说我是不是有些和正常人不一样。”林珊发出了一声像是蚊子般的细小声音,林凌伸长了耳朵才勉强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

    “怎么说呢?每个人都是有些与众不同,世上没有两个人是完全相同的,懂了吗?”林凌在他面前不断的开导,像个小孩子般伸出手指对林珊讲解。

    “不,你知道,这不是我说得那种意思。”林珊拼命的摇头,像是想要甩掉一些恐怖的记忆。

    “我们要向前看,做自己的英雄,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林凌情急之下憋出了这样一句话,却也同时点醒了自己。

    “对啊!我林凌要做自己的英雄,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我要怎么样便怎样,活得潇洒自在,纵使举世为敌又有什么可怕的呢?”他在心中默默自语,感到自己的前路一片光明。

    “按你这样说,我倒是与众不同了。”林珊抬起了头,脸上带出了几分笑意,林凌刚才的话对她的影响也是十分的巨大,让她也从新认识了自己,端正了自己未来的方向。

    “老大,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尼采却一心只管啃食兔肉,并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

    听到了尼采的话,林凌满脸的期待,他正要将自己接下来的打算说给二人听时,却忽然浑身一震,林凌满脸惊讶的望向西面,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的精彩。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dd>

相关小说:器炼金枪祖魔传奇知县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萌军舰娘无限之踏破轮回异界纵横之我本嚣张野蛮人霍德的懒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