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农家乐小老板
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错误举报

正文 第279章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主神崛起回乡小农民这个宇宙是喵的!全球之英雄联盟大数据世界九星游戏四万年

一秒记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楼南和叶景谦前些日子去美国的事情,陈安修是知道的,楼家在绿岛没什么亲友,这次糖球也没去,他们临走的时候特意和他打了个招呼。<rg>.b./玄幻推荐</rg>陈安修当时还在心里笑话楼南嘴上说的那么果决,到底是没坚持住,半夜开车就要北京跑,不过现在见到糖果,他忽然明白了,糖果额头上有一道三四厘米长,还没退去的血痂子,他一直就是个白白嫩嫩的小宝宝,这道血痂子就格外惹眼些。

    陈安修半蹲下|身去抱他,“糖果回来了,脑袋这是怎么了?”

    糖果就把受伤的地方凑到陈安修眼前给他看,“悠悠打的。”

    陈安修还想问悠悠是谁,就听楼南在边上解释说,“自己爬秋千一头栽下来了,刚爬起来,又被秋千板子打了。”

    “悠悠太坏了,还打糖果,以后离着远点,等糖果长高了,咱们再玩打悠悠。”陈安修想想糖果这胖乎乎的身板爬秋千的样子,是不大容易,他小心『摸』『摸』那道血痂子问,“这里还疼吗?”

    糖果嘟嘟着脸,先是摇摇头,看看旁边的楼南,又点了点头。

    陈安修也被他搞糊涂了,不过想着楼南既然能带着出来玩,料想是没多大事了,就抱住吹一口说,“叔叔给你吹吹,糖果中午留在这里和弟弟一起吃饺子好不好?叔叔家包了很多槐花饺子。”

    糖果这次点头比较果断,几乎是陈安修话音刚落,他就开始点了,小鸡啄米一样连着点了好几下。

    四个多月没见这孩子,陈安修还真是挺想他的,又抱了一会才放下,“糖果去和弟弟玩吧。”[]农家乐小老板279

    “弟弟啊。”

    “果果。”

    分开这么久,糖果还能记得冒冒,陈安修不意外,因为一直以来,糖果的记ig就不错,但冒冒竟然还记得糖果,这让陈安修确实挺意外的,先前楼南来,冒冒喊果果,就那么一次,他觉得有可能是冒话,并不是百分之百确定喊糖果,这次一见,还真是在喊糖果,他们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冒冒边叫果果,边伸出爪爪碰了碰糖果的手。天知道,他们也没特意教过,冒冒到底是怎么无师自通学会叫果果的,“冒冒,糖果是哥哥,要叫哥哥。”

    冒冒就仰着头叫,“果果。”

    “不是果果,是哥哥,哥哥。”

    冒冒喊一声,“果果。”

    糖果答应一声,“弟弟啊。”

    陈安修纠正他,“是哥哥。”

    冒冒还较上劲了,“果果。”

    糖果继续答应,“弟弟啊。”

    陈安修无语,这是怎么样一种混『乱』的情况,楼南就只站在旁边看笑话,并不是帮衬,还是叶景谦好点,停好车子进门说,“算了,算了,孩子们还小,叫什么不行,你看糖果自己都认了,你还为难冒冒做什么?”

    “我是白当坏人了,都里面来坐吧。”他拍拍两个孩子,让他自己去玩,让着两个大人里面坐。

    糖球已经跑到厨房那里去找吨吨了,陈安修从窗下拿个篮子给他们说,“吨吨带着糖球去山上摘点樱桃去,最西边上有两棵树,我昨天看着上面已经有红的了。”

    吨吨答应着,接过篮子,和糖球一道跑出去。

    章时年洗过手,沏了新茶出来,陈安修又去厨房里洗了几个甜瓜切了,现在时节算早的,在北方,『露』天的瓜果大多还没下来,不过南方过来的,还有本地温室里的,市面的新鲜瓜果还是很多的,尤其是甜瓜最多,蜜罐,绿宝石,网纹,还有脆梨和羊角蜜,便宜的几『毛』,贵的也不过三四块钱,去菜市场买一兜放在家里,干活回来啃一个,脆甜脆甜的。[]农家乐小老板279

    楼南他们来的次数多了,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吃了几块甜瓜,稍坐一会,见饺子还没包完,就挽袖子洗手过来帮忙,陈安修庆幸自己多调了些馅儿,包饺子算是件麻烦事,他本来想的是多包点,放在冰箱里,改天拿出来再吃一顿,这下不用了。他对叶景谦的厨艺没有疑问,但对楼南没有信心,一个只会给自己下面条,只会给孩子煮粥喝的男人,你能对他抱什么信心,楼南也果然不辜负他的期待,上手包了三个饺子,撕破两张皮,另一个,嘴捏不住了,他倒是不嫌弃自己,还想继续,可陈安修已经嫌弃他了,推他到在一边,只做些摆放的工作,就是把别人包好的饺子,在锅拍上摆整齐,这工作基本三岁以上的孩子都能做。

    章时年初学乍练,包的饺子算是可以的,但速度实在不行,这么多馅儿,陈安修本想着中午之前能包完就算好的,可有了叶景谦这个大助力,不到十一点就全部包好了。不过在此期间,他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糖果隔上一会就跑到厨房门口来看看,隔上一会就来,以前这孩子好像没这习惯,特别是和冒冒一起玩的时候。

    包完饺子,章时年和叶景谦先出去,楼南帮着陈安修收了面板子和小板凳,听他这么问,就回了一句,“他怕我们把他丢下呢。”

    “那你们以后还送他过去吗?”

    楼南笑了笑说,“我和阿谦再商量商量吧,我本来以为他对那里的生活已经比较适应了,那天磕破头了,在电话里哭得撕心裂肺的,谁也不给抱,也不让yi'heg看,就要找爸爸,我还是第一次听他哭得那么厉害。我要是哪天死了,他能有那一半伤心,我就知足了。”

    他现在说起这件事一派轻松的表情,但陈安修他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必定不会太轻松了,要不然那天也不会走得那么急。

    楼南可能意识到这个话题并不太愉快,就不动声『色』地换了个说,“对了,你是不知道我们糖果在美国多想冒冒,我爸爸给他煎松饼,他自己吃一个,还留两个,我爸爸问他,他就说,我明天就家家,一个弟弟,一个哥哥。好几次都这样,我爸爸他们开始的时候还都在疑『惑』,他什么时候多了个弟弟,打电话问我们,听我们说了后,还说哪天回国,一定要来看看冒冒和吨吨。”

    陈安修在大锅里添了水,灶膛里塞上木头,听他这么说就笑,“看来是真的想了,吃的东西都肯分了,要不,你们今晚别走了,在这里住一晚,这不快端午节了吗?明天我们要包粽子,我爸妈也老念叨很久没见糖球和糖果了,还是你们明天有事?”

    楼南掏出电话翻了翻说,“也没什么事。”

    “那不就得了,正好糖果和冒冒也很久没见了。”

    “那行,我下午回去给他们拿点换洗衣服。”

    吨吨和糖球从山上回来,除了带回来半篮子樱桃,还有些新鲜的草莓和桑葚,都是从自家果园里摘的,楼南帮着洗了拿到院子里给大家吃。冰箱里还有些荠菜,枸杞芽,香椿芽之类的山野菜,等水开的时候,陈安修翻出来,动手炒了几盘。

    中午吃饭的时候,也能看出点糖果和之前的不同,糖果没去美国之前,已经学着自己吃饭了,这次回来,反而自己不动手了,坐在楼南怀里,张着嘴要爸爸喂,倒是冒冒拿着个叉子戳来戳去的,有时还能自己吃到嘴里一点,不过他显然不喜欢用叉子,过会烦了,就直接下手抓着吃,左一个,右一个,右一个,左一个,嘴上油汪汪的,他碗里的那些都是陈安修凉好夹过去的,也不怕他烫着。他从小吃饭就很好,也不挑食,一般只要他肯好好吃,家里人也不大管他。

    冒冒这姿态实在不大好看,饭桌上连糖果都盯着他看了好几眼,但他吃地实在太香了,糖果可能也受到感染,从爸爸的怀里下来,自己下手抓着大口吃起来。

    楼南松口气,侧过头和陈安修小声嘀咕,“这次回来后,娇气地不行,晚上睡觉要抱着,吃饭要喂,这还是自打回来后,第一次自己吃。”

    饭后陈妈妈听说糖果过来了,就过来带着他和冒冒一起到建材店去玩。糖果就一直看楼南,在楼南再三保证,走的时候一定去带着他后,他才放心地牵着冒冒的手跟着走了。

    章时年有事要忙,楼南和叶景谦回市区拿东西,陈安修就领着糖果和吨吨去河边采了些芦苇叶子,拿绳子捆了,给市区的几家亲戚送了些过去,林家岛上有芦苇,他也就没去那边。等他走完一圈回来的时候,已经快五点了,不过现在天长了,天『色』还大亮着,他把车停到建材店院子里,远远就见糖果和冒冒在门槛那里并排坐着,胖嘟嘟的两大团,就是离着有点远,看不清楚他们在做什么。

    等停好车走近了,才看到冒冒手里抓着一颗青『色』的葡萄,但他没吃,正在吃的是糖果,手里的那颗已经快吃完了,口袋里还有好几颗,陈安修记得这是昨天冒冒跟着爷爷去人家温室里,人家送他玩的,因为没人吃,就一直放在小桌上,不知道怎么又被他们俩拿过来了。

    陈安修昨天还以为是谁买的特殊品种,尽管硬邦邦的,还是捏了一颗吃,酸地眼泪差点当场流出来,怎么今天看糖果吃的这么淡定,他都开始怀疑自己昨天正好挑到一颗最酸的了,他吞吞嘴里已经分泌出来的酸水,“糖果这个好吃吗?”

    糖果一点都没迟疑地摇摇头。

    “那你怎么还吃?”陈安修把他手里剩下的一点塞到自己嘴里,呸呸一口又吐出来,比他昨天吃的那颗还酸,酸地头皮都麻了,他把糖果口袋里那两颗都掏出来准备扔掉,“糖果要是喜欢吃葡萄,叔叔给你买,这些不好吃,咱不吃了。”

    “弟弟啊。”糖果还抓着陈安修的手不舍得。

    陈安修就知道这种坏事少不了冒冒的份,“不好吃就是不好吃,弟弟也不行啊,笨果果。”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还有两千字的,但实在写的太纠结了,越看越纠结,最后忍心直接删掉,等我再考虑清楚。

    .农家乐小老板

    <hr/>

相关小说:人面诡心女配师叔修仙路我的猛鬼新娘召唤全面战争巫师的灵珠械医亡灵阶梯九转无限